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186 郝东莲

186 郝东莲

186郝东莲
陆云成太监村几个字一出口,就听身后噗的一声,不用想也知道是凌晓曼笑翻了的结果。.
“我都了,村名不雅了,你还笑。”
凌晓曼强忍着笑,道:“没有,我只是觉得这村名好奇怪哦,是不是有什么典故啊?”
“是啊,我听村里的老人讲,我们这村子明朝的时候就存在了,后来村里出了成姓的太监,似乎在皇宫里混的不错,这家伙虽然做不成男人,良心却不坏,借着一次陪皇帝出宫的机会,回乡探亲了一次,着实拿回来不少钱财,给村里做了不少好事,所以从那时候开始,经过村里长辈们商议,便把村名改成了‘成太监村’。”
“做太监做到这份上,也算是不枉裤裆里的玩意被切了下去啊。”
陆云着着,嘴巴便开始没毛,溜边打号了。
凌晓曼点了点头,基本上和他开始听到的村名时心中的想法差不多,只不过陆云这家伙后边的话,却有些不伦不类了,害的她脸孔通红如火。
“七爷,下地干活啊。”陆云冲一个年约六旬的老头,笑着招呼道。
“是啊。”老头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陆云,发现车后座上还坐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子,眯眼笑道,“云呀,长出息了啊,这么快就给自己找了个漂亮媳妇呀。”
听到老头的话,凌晓曼差点没从后车座上翻下去,心道:这老人话可真够幽默的,难道搭个车就要被娶回家做媳妇么?
陆云放缓了车速,叫道:“七爷,您老可别乱讲,这是我们学校心来的凌老师,今天周末我带她看看咱们乡下的风景。”
老头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明白,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去了。
“凌老师,我们乡下人心直口快,你别见怪啊。”陆云生怕给凌晓曼留下不好的印象,忙替七爷开脱讲好话。
凌晓曼笑道:“不会,我就喜欢心直口快的人,城市里多的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为了一点蝇头利都会发生争执,还是乡下的民风淳朴,让人觉得心里舒服。”
陆云此时对凌晓曼是另眼相看,收起轻薄之心,车子渐渐进了村子。
“好了,到了。”陆云在一座墙头不高的院子前,停下了车子。
凌晓曼终于放开了搂抱着陆云的双臂,轻巧的跳下车子,打量了一眼眼前的院子,一人多高砖砌的墙头,木质的大门,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上面满是被虫洞。
陆云推着车子上前拍了拍木门,喊道:“叔,婶,我回来了,快开门,有客人。”
屋里的人似乎在睡晌觉,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院子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云啊,谁来咱家做客了。”随着话音,木门被打开,露出一个长相朴实的中年人。
陆云笑道:“三叔,这是我们学校新来的凌老师,周末没什么事情,想来咱这转转。”
凌晓曼冲陆云他三叔微笑颔首,客气地伸出白皙的手道:“您好,我是陆云的老师,冒昧前来,打扰了。”
陆光擦了擦手,想伸出去和凌晓曼的手握在一起,但是自己的黏乎乎的手伸出一半,又立马缩了回去,憨笑道:“咱们乡下不时兴这个,你是陆云的老师,能来咱家做客莫提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快进屋吧。”着,当先进了院子,扯着嗓子冲屋里喊道,“家里的,别睡的,云的老师来咱家做客了。”
“你叔还真够热情的。”凌晓曼冲陆云笑道。
陆云自豪的笑道:“那是自然。我们农村虽然穷,可家家都很好客。”着和凌晓曼进了院子。
四间不新不旧的砖房,不大的院子里中满了各种蔬菜,一头毛驴似乎也在迎接着陌生的客人,啊吁啊吁的扯着脖子撒欢叫唤。
凌晓曼自便生长在都市,这些在乡下人瞧来在平常不过的东西,在她瞧来却很是有趣,转头对陆云道:“陆云,这些菜都是留着自己吃的么?”
“是啊,无污染纯绿色蔬菜,呵呵,待会让我三婶做几样拿手菜,让你尝尝。”
“好呀!”
陆云和凌晓曼话的功夫,从北屋正房里走出一个中年妇女,瞧上去也就四十岁左右,虽然岁月无情的在她的脸上留下的烙印,皮肤也因为长久的在田间劳作,风吹日晒之下显的有些干瘪,却仍能让人看出她年轻时,也必然是个美人胚子。
这中年妇女自然就是陆云的三婶郝东莲了!
“哎呀,你就是云的老师吧,这闺女长的可真俊。”郝东莲刚出了房门,便一眼瞧见了凌晓曼,忍不住惊叹这女娃长的跟画中的人儿似的。
“婶……”陆云有些尴尬,虽对客人热情是好事,可也不能一上来就人家长相的啊。
“没关系,三婶,我比陆云大不了多少,所以也就跟着陆云一道叫您一声三婶了啊。”凌晓曼拽了拽陆云的手臂,冲郝东莲甜甜笑道。
郝东莲白了陆云一眼,道:“看,你老师都没什么,你倒扎刺教训起婶来了,今个有你受的。”扭头又对凌晓曼道,“好,叫三婶亲切,闺女快进进屋,婶给你切个西瓜。”
陆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三婶这语气咋听咋像给自己相媳妇呢?郁闷了!
面对郝东莲超乎寻常的热情,凌晓曼并没有感到不适,笑道:“婶,那麻烦你了啊。”
“不麻烦不麻烦。”郝东莲边边带着凌晓曼进了屋,反而把陆云一个人撇在了院子里。
“就没有人注意一下,这辆崭新的自行车嘛。”陆云撑起车子,进了屋。
陆光早就切了个皮薄瓤甜的大西瓜,陆云走进屋的时候,凌晓曼已经很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边吃边和郝东莲唠着家常。
陆云摸了摸几乎快饿扁的肚皮,道:“婶,我和凌老师都没吃饭呢,能不能先给我们做点吃的,吃完你们再聊啊。”
郝东莲马上起身,对凌晓曼道:“看我只顾着和你话了,你先坐着,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乡下地方没什么好东西,院子里都是自家种的菜,你想吃啥婶就给做啥。”
凌晓曼笑道:“婶,您不用这么客气,不然我会不好意思……”
“婶啊,我快要饿死了,你快点去做饭吧。”陆云忍不住催促道。
“臭子,就知道吃,你过来和我打下手,婶有话要问你。”郝东莲没好气的啐了陆云一口,接着对凌晓曼道,“闺女,你先吃瓜,我去做饭。”
凌晓曼急忙站起来道:“婶,我去给你打下手吧。”
“不用,不用。”郝东莲挥了挥手,拽着陆云就出了屋子。
……

看网友对 186 郝东莲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