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187 厨房暧昧。

187 厨房暧昧。

187厨房暧昧
“云,跟婶,你和你老师俩人什么时候开始的。{.}”郝东莲弯腰摘着茄子,声对在一旁摘豆角的陆云道。
陆云被郝东莲的话搞的如坠云里雾里,闷声道:“婶,什么开始不开始的啊,我不明白你什么?”
郝东莲啐道:“你声点,被人家听见多不好。”
陆云站起身,挠了挠头道:“婶啊,你到底想啥呀,还要背着人,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还跟婶拽文是不是,行了,等会到厨房我再好好问问你,快摘菜,饿着人家可不好。”郝东莲手脚非常吗麻利,不大的功夫跨在手臂上的竹篮子便装满了各种蔬菜。
乡下人节俭,几乎每家都会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开个菜园,种的无非就是黄瓜茄子辣椒之类的普通蔬菜而已。
郝东莲把陆云拽进厨房,审犯人似的一边摘菜一边盘问着陆云:“那女娃长的可是水灵呢,你子眼光不错,可别怠慢的人家,以为咱不喜欢人家呢。”
陆云越听越迷糊,索性也不帮着摘菜了,坐在板凳上,杵着下巴道:“婶,你咋越越不靠谱了啊,你明白点好不好?”。
“嘿,你这兔崽子还和婶大起马虎眼了,我问你,你老师为啥要到咱家来?”郝东莲气鼓鼓的问道。
陆云随口道:“不是了吗,人家是城里的,周末不想回去,可待在学校里又觉得无聊,所以想来咱这玩两天,等周一的时候和我一起回学校。”
“她要在咱家住着?”郝东莲听到陆云的话,顿时双眼放光,不耐其烦的唠叨,“我告诉你,这两天你可要把她陪好喽,要不然婶饶不了你。”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她很开心的在咱家住这两天。”
“这还差不多。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要是能给你做媳妇,咱家在村里可就有面子了。”郝东莲笑得很开心,似乎凌晓曼已经是她家未过门的媳妇了。
陆云被三婶的话雷的差点没晕过去,哭笑不得的辩解道:“婶,我才多大啊你就急着给我找媳妇,再了人家是城里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姐,要嫁人的话也是嫁给门当户对的人家,怎么可能轮得到我这样的毛孩子。”
“有钱怎么了,有钱就能买一切嘛,我告诉你,这女人不一定非要找个有钱的男人,但是找的男人必须要是个纯爷们,最起码能在床上满足自己的老婆,像咱们村,有几个摆的上场面的,你虽然年纪,但是那本钱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你俩要是能发生那种关系,婶保证她以后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大不了让她等你几年呗,等到了结婚的年龄再结婚也不迟啊。”
陆云恨不得去拿脑袋撞墙,三婶这话也太那啥了,幸亏没有外人在,要不然非被人笑死不可。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帮婶把菜洗洗。”郝东莲把摘好的豆角丢给陆云,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陆云撇了撇嘴,知道再下去也没用,三婶的脾气他摸的一清二楚,只怕越解释越麻烦,索性任由她自己去遐想,不理她就是了。
等郝东莲把菜全部弄完,陆云拿去洗干净,又帮着切好,剩下的就等着动嘴开吃了。
“婶,刘寡妇的公婆不是都去世了么,怎么也没见村里有灵棚和哭丧的人呢?”陆云手插进裤兜里,摸到了刘寡妇卖部的钥匙,想到她一个女人要应付那一摊子繁琐到极致的丧事,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柱子爹那边本来就人丁单薄,柱子死的早,只剩下刘寡妇独自支撑着一个家,现在她公公婆婆同时去世,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弄得起那么大摊子的事,所以进城买了两个上好的棺材,昨天中午刚刚下葬,你三叔也去帮忙了。哎,可怜那刘寡妇从此以后孤苦无依,你三叔回来,刘寡妇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云呀,我和你三叔也没有孩子,下半辈子就指望你了,你可要好好读书呀!”
郝东莲叹息着摇了摇头,似乎在替刘寡妇感到痛惜,也似乎在为自己两口子没能生下一儿半女而感到伤心。
陆云没想到随口一问便触动了三婶的伤心处,上前拥着她的肩膀道:“婶,我一定会孝顺你和三叔的,我保证。”
郝东莲声音哽咽道:“婶知道……”
忽然觉得胸前被两只大手包裹住,依旧坚挺的山峰被轻轻揉捏着,郝东莲喘息道:“云,别闹,睡午觉的时候,婶刚刚和你三叔弄过一次,等婶一会抽空洗洗在给你。”
陆云嘻嘻笑道:“难怪刚刚叔开门的时候,手上黏糊糊的,看来又是叔没能满足你,用手帮你解决的吧。”
郝东莲反手拍了陆云一巴掌,低声道:“鬼头,你这是在嘲笑你叔无能么?”
“哪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而已。”
“哎呀,别闹了,油着了。”郝东莲只顾着和陆云话了,把锅里的油给忘到了脑后,眼看锅里黑烟直冒火苗上升,急忙把炒勺端下来,拿起锅盖捂在了上面。
“越着越旺,好苗头啊。”陆云不以为意的笑道。
郝东莲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道:“行了,这儿没你啥事了,你回屋陪着你老师话去。”
“三叔不是在么?我就在这给婶打下手吧。”
“你三叔那点能耐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完事后不是呼呼大睡,今天要不是你和你老师来,这会早就睡着了。”郝东莲叹了口气,见陆云一动不动的赖在厨房里,推了推他道,“行了,婶炒完菜就给你咋样,你在这越帮越忙,赶紧回屋,别让人家咱不懂的礼数,怠慢了客人。”
陆云又在郝东莲身上摸了一把,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屋里。三叔果然去里屋睡觉去了,而凌晓曼似乎是累了,亦或是想家晚上没有睡好,此时坐在椅子上也打起了瞌睡。
好一副睡美人的绝美图画啊,陆云缓步走过去,悄悄拿了个马扎,坐在凌晓曼身边静静的看着她,熟睡中迷人的模样。
“凌阳,不要不理我,不要……”睡中的凌晓曼呢喃呓。
凌阳!
这家伙是谁?难道是凌晓曼的男朋友么!要不然怎么在熟睡中凌晓曼依旧在念叨着这个人的名字?
又一朵鲜花名花有主了呀!
陆云摇了摇头,心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好花不少,但是现在自己根本就采不过来呀。
静静坐了一会,陆云渐渐感到无聊起来,并不是凌晓曼对他吸引力不够,而是陆云觉得她这样的女孩子不应该轻易亵渎,要是按陆云以往的性格,现在凌晓曼的裙子早就被他撩起来,大看她裙里春光了。
然而现在陆云只是这么看着她熟睡中样子,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悄无声息的来到屋外,陆云终于大大的喘了一口气,方才在屋里为了避免把凌晓曼吵醒,陆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陆云回厨房看了看,话没一句,就被郝东莲撵了出来,反正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不如出去看看英回来了没有。打定主意,陆云马上付诸行动,蹑手蹑脚的开了大门,一溜烟的朝陆英家的方向跑去。
陆英家五间敞亮的大瓦房,院子比陆云家的大了两倍不止,陆云把脑袋凑在铁大门的逢席上,可了命的往里院里瞧,正好看到村长陆炳林在陆英的搀扶下,一步三晃的进了屋。
娘的,村长看来又喝多了,这y的每天好酒好菜的吃着喝着,日子过得当真舒坦的紧。
“英回来我就放心了,等有机会再来找她吧。”陆云嘀咕了一句,准备离开,村长那y的可是讨厌死陆云了,总认为陆云是个不祥之人,和他在一起准没好事发生。
就在陆云准备离开的时候,陆英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线里,看看她身后没有她老爹跟着,马上敲了敲大门,声喊道:“英,英……”
陆英手里拿着一个脸盆,正准备到水缸里舀水给他老爹擦把脸,蓦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扭头向大门口看来,回应道:“谁呀?”
“我,陆云。”陆云压低着嗓子喊了一声。
陆英听出是陆云的声音,放下脸盆跑着过来,打开大门,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我在学校那等你半天都不见你人影。”
“我有点事耽搁了一些时间,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回来没有。你爸又喝醉了吧,你赶紧去伺候他吧,要不然一会该发飙了。”
“我爸哪有你的那么可怕,红玉已经安全到家,你下午是不是陪我出去玩一会儿?”陆英一脸期待的看着陆云。
“好啊,不过要加一个人在里边。”陆云爽快的答应,不过也随之提出了附属条件。
陆英奇道:“加一个人,谁呀?”
陆云道:“刚来的那个凌晓曼凌老师呀,她现在正在我家做客。”
陆英有些失望,本来好的这个周末陆云都要陪着她的,现在无端冒出一个凌老师来,虽然她也很喜欢凌晓曼,但是毕竟和陆云在一起的时候,有个外人在心里总感觉有些别扭。
“你怎么了,不高兴了?”
“没有,凌老师怎么会到你家来的?”陆英好奇的问道,从衣着上来看,她能断定凌晓曼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怎么会跑到一个农村学生家里来做客?现在的陆英对出现在陆云身边的女人,都很敏感,即便凌晓曼大了她们六七岁,依然不排除在外。
陆云察言观色就看出陆英心里再想写什么了,耐心的把和他三婶了不下三遍的话,又对陆英重复了一遍。幸好陆英理解能力比较强,陆云完,她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脸上又有了灿烂的笑容。
“我先回去了啊,三婶还等我吃饭呢。”
陆英笑道:“好,下午两点我在村东头的大槐树下等你和凌老师。”
陆云点了点头,笑道:“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
陆云一路跑回到家里,郝东莲也只剩下了最后一道菜没炒完,陆云回屋看了看凌晓曼依旧在熟睡中,返回厨房,一把抱住的郝东莲。
郝东莲感觉到有个硬硬的东西抵在自己的屁股上,知道陆云这家伙又开始和自己闹腾了,沉下脸道:“不是告诉你去陪你老师话么,你怎么又跑过来了。”
“她睡着了,婶,一星期没吃你的奶了,馋死我了。”陆云迫不及待的就要解开郝东莲胸前的扣子。
“就这最后一道菜了,你等我弄完。”郝东莲可不想在凌晓曼面前丢脸,这菜要是不合她的口味,不定直接就和陆云拜拜了。
“不要,我现在就想吃。”陆云开始耍赖皮。
“切,精虫上脑的家伙,在学校里你还少占了女生的便宜啦。”郝东莲笑骂道,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可毕竟养了他这么多年了,他什么德行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陆云坏笑道:“还不是婶调教有方么?”
郝东莲虽然年已四十岁,却因为没有生育过,身材保持的还很好,加上常年的劳作身子结实的很,**自然也就更为强烈一些了。
被陆云稍加抚弄了一下,玉火便熊熊燃起,身体前倾,挺翘的屁股微微抬了起来,享受着陆云硬邦邦的家伙,带给自己的充实感。
“婶,我忍不住了。”陆云附耳低语。
“你这孩子,真是拿你没办法,今天你老师在,你可要快点啊,别被人发现,你就完了。”陆云的手已经伸进了衣服内,郝东莲前倾的身子豁然绷直,鼻息渐渐加重。
乡下人的穿着永远不像城里人那样讲究,尤其是夏天,简简单单的套个花背心,下身碎花裙,倒是方便了陆云行事,见郝东莲不再坚持,陆云倒不着急了,在她身上过着手瘾,等她抄完最后一个菜。
“云,婶这几天想死你了,快点儿来吧。”一炒完菜,郝东莲便迫不及待的把陆云拉到厨房隐蔽的角落,边边将自己的裙子褪到了膝盖处。
“婶,我也想你啊。”陆云扑上去,把郝东莲按在桌子上,找准目标直接捅了进去。
郝东莲忍不住皱了皱眉,却马上被好多天未曾有过的充实感所代替:“云,你越来越棒了,婶没白疼你。”
……

看网友对 187 厨房暧昧。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