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189乡下的老娘们

189乡下的老娘们

189乡下的老娘们
四个再为普通不过的家常菜,凌晓曼却吃的津津有味,对郝东莲的厨艺赞不绝口,直乐得郝东莲笑歪了嘴巴。{.}
吃完饭,凌晓曼执意要帮着郝东莲收拾碗筷,很简单的举动,却让郝东莲对她的印象又增加了几分,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让陆云把她娶回家来做媳妇。
城里人又咋了,还不是照样要嫁人生孩子,做女人该做的事情。
穷?
钱可以慢慢赚,谁敢我们家陆云长大以后不能飞黄腾达,成有钱的阔老板?
郝东莲看着麻利地洗刷碗筷的凌晓曼,暗暗琢磨着要怎么样才可以让身边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弄到自己家来当媳妇。
一切收拾妥当,也到了陆云和陆英约定见面的时间,陆云向郝东莲打声招呼,便带着凌晓曼出了家门。
一路上,陆云一直在纳闷,前一刻还憋的受不了的凌晓曼,被王家二子偷看了一眼,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不由得感叹这女人真是能忍啊。
“陆云,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凌晓曼一边打量着新旧不一的农舍,一边开口问道。
和凌晓曼这样的美女走在一起,陆云顿时成了村里在闲溜达的人羡慕的对象,这偏僻的农村像凌晓曼这样穿着模样都无可挑剔的美女,确实不多见。
俗话的好,人靠衣装,‘成太监村’出了名的产美女,但是限于条件穿着上就要落伍不少,所以有登徒子之流,瞧见凌晓曼猛吞口水,就连村里的傻子张都跟在两人身后,嘿嘿傻笑道:“嘿嘿,仙女姐姐,仙女姐姐的腿好白,比我娘给我做的豆腐脑还要白,嘿嘿,我喜欢仙女姐姐……仙女姐姐给我做媳妇……”
傻子张的话,马上引来在路边乘凉的村民一阵大笑。
凌晓曼羞红着脸,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乡下人怎么都这样啊!
陆云回头瞪了一眼傻子张,扬了扬拳头吼道:“傻子,一边玩去,再胡八道跟着我们,心我揍你。”
傻子张三十岁左右,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个头似乎也跟着脑瓜子停止了生长,只到陆云下巴的地方,平时没少被陆云这样的顽童戏弄,对陆云怕的很是厉害。
然而,今天傻子张却并没有理会陆云,依旧跟在他们身后,嘴里嘟嘟囔囔的个不停,无外乎是凌晓曼漂亮好看,要娶她做媳妇的话。
凌晓曼还没被人当面过这些,虽然知道这些话的人是个傻子,却依然禁不住面红耳赤,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向前走着。
“傻子,你***欠揍是不是。”陆云今天也纳闷了,这傻子张又哪根筋错位了,居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认准了凌晓曼似的跟在身后,那双眼中居然闪烁着猥琐的光芒。
见陆云晃着拳头冲自己冲了过来,傻子张忽然抱着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打人了,打人了,陆家子打人了。”
傻子张被村里的孩子欺负惯了,知道顶多也就在他身上来几下出不了大事,倒是没人站出来喝止陆云。
嘿,邪门了啊!
陆云自己反而被傻子张的举动给惊呆了,这傻子张今个怎么变了个人似的,话的滑溜溜的,要不是鼻涕眼泪横流,怎么也不像是个脑袋有毛病的傻子啊。
“陆云,算了,咱们走吧。”凌晓曼就快要忍受不了,一众村民火辣辣的目光,连声催促道。
陆云也不过是想吓吓傻子张,并没有想真的要揍他一顿,听到凌晓曼的话,手指着傻子张道:“告诉你别再跟着我们,要不然我真要揍的你找不着家了。”完,便和凌晓曼一起离开,
傻子张一看却不干了,泼妇一般在地上打起了滚,哭声震天响:“陆家子是坏蛋,陆家子抢走了我的仙女姐姐,我要点了你家的房子。”
傻子张的话又引来村民的一阵哄笑。
陆云听到也是忍俊不禁,这傻子今个还真是邪乎,不过傻子终究是傻子,陆云对他的这些话,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反而是凌晓曼有些担忧的道:“陆云,他不会真的去点你家的房子吧。”她看得出来,陆云家并不富裕,真要是房子被点了的话,对陆云一家人来,无疑与灭顶之灾。
陆云笑着道:“没事,他就是个傻子,一只老鼠都能追着他跑遍整个村子,放心就是了。”
凌晓曼点了点头,心里却始终有些担忧,不大工夫两人来到了村东头的大槐树下,然而陆英却并没有准时出现。
陆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陆英的身影,一双浓眉不由紧紧皱了起来,这妮子是不是因为自己要带着凌晓曼,所以生气放自己鸽子了?
“你在看什么?”凌晓曼在槐树底下的石墩上坐了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轻声问道。
陆云马上把脸上那丝不快隐藏在心底,冲凌晓曼笑道:“今天本来要和陆英一起玩的,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来,不等她了,凌老师我们这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带你去河里摸鱼吧。”
“好啊,只是我们要不要再等等陆英,她可能只是临时有事耽搁一下,你们毕竟约好了的,万一咱们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来了,不是要很伤心么。”
陆云想了想道:“那好吧,再等十分钟,她要不来的话,咱们就先去河边。”
凌晓曼点了点头,两人就坐在槐树底下闲聊着,他们没有注意到,傻子张就在不远处的拐角处,抽着鼻涕直愣愣的望着凌晓曼,嘴里嘟囔道:“仙女姐姐,我要和仙女姐姐睡觉生娃娃……”望向陆云的目光中却多了一丝仇视。
十分钟后陆英还是没有出现,陆云暗暗叹了口气,起身道:“凌老师,她可能来不了了,咱们先去吧。”
凌晓曼来到学校上了没几节课,所以并不认识陆英,抬眼四处看了看,没有女孩子向这边走来,只好随着陆云站起身一同向村外的‘李家河’走去。
“陆云,你的摸鱼是怎么回事呀,难道是要下水用双手去捉么?”凌晓曼想到陆云先前的下河摸鱼,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陆云笑道:“是啊,村外的河里有很多鱼,我们这的人基本上都能下水徒手捞几条上来,只是这活很费力气,运气好的话下水就能得手,运气不好大半天也不一定能捞到一条。”
凌晓曼道:“你们这的能人还真不少,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摸鱼的,没想到现实中真有这样的人啊。”
陆云哈哈笑道:“那当然了,你面前就站着一个这样的能人。”
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河边,一株两人合抱的柳树前,几个农村妇女穿着个背心在河里边洗澡,东家长西家短的肆无忌惮的大声笑,随着笑声胸前那令人望之生畏的硕大凶器,似乎要脱出背心的舒服,活脱脱的跳脱出来,暴露在烈日阳光下。
陆云带着凌晓曼在离她们不远处,停了下来,看着凌晓曼道:“凌老师,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徒手摸鱼的本事,保佑我下水摸鱼成功啊。”
凌晓曼掩嘴笑道:“好啊,要注意安全哦。”
陆云笑着点了点头,脱掉了短衫,随后手在腰间一抹,腰带解开大裤衩子瞬间落地,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裤头,遮掩着鼓鼓一团的家伙事。
凌晓曼啊的一声,顿时别过头去,羞红着脸道:“你……你干嘛?”
陆云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道:“下水摸鱼啊,凌老师你总不会想让我穿着衣服下去吧。”
话音未落,远处那群老娘们忽然大笑道:“陆家子,你从哪儿带回来这么俊俏的姑娘啊,是不是准备娶回家做媳妇的呀。”
凌晓曼这个郁闷哦,为啥和陆云在一起,都会被别人误会,这些人话怎么这么直接口无遮拦,丝毫不顾虑别人的感受呢。
虽然别过头,陆云依然能清楚的知道凌晓曼现在是啥模样,悄声道:“凌老师,乡下人话都这样,不过她们只是开玩笑,没有恶意。”
“我知道,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凌晓曼羞红着脸道。
“那就好。”陆云笑了笑,转身冲着那群老娘们喊道,“翠花婶,你啥呢,我要娶也是娶你家妞妞,赶明个我就让我三叔找媒人去你家提亲。”
“臭子,想娶我家妞妞,先让你三叔盖五间大瓦房再。”一个身材肥胖的老娘们站起来,晃动着胸前的绝世凶器,冲着陆云大叫道。
“翠花婶,心你那两个西瓜掉在水里被冲跑,我良子叔晚上可就没吃的了。”陆云马上反击。
一群娘们被陆云的话逗的哈哈大笑,那被陆云唤作翠花婶的胖女人笑得更是前仰后合,身边马上有人拍了拍她的大象腿道:“别笑了,真要是掉了下来,你家良子还真就断奶了。还有啊,你这么穿着个裤头站着,是在显摆你的身材,勾引你未来的女婿嘛。”
“秃瓢家的,老娘撕烂你那张臭嘴。”着肥胖的身子,一个猛扑砸在水里溅起老高的水花,一群老娘们嘻嘻哈哈的闹在一处。
……

看网友对 189乡下的老娘们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