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190人工呼吸

190人工呼吸

190人工呼吸
凌晓曼听到陆云和那正在河里洗澡的女人之间的对话,忍不住轻轻笑出声来,先前心里的阴霾和对乡下人话的方式顿时有了改观。{.}
陆云呵呵笑道:“就得用这种方法对付她们,要不然指不定还能蹦出什么惊人的话来。”
凌晓曼深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道:“我发觉你们话很有趣,比我们城里人有趣多了。”
四目相望,陆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胯下的家伙事也开始慢慢有抬头嚣张一把的架势,急忙道:“凌老师,我下水了啊。”完,转过身跳进了河水里。
“心点儿。”凌晓曼叮嘱道。
陆云向里游了一段距离,踩着水冲凌晓曼挥了挥手道:“放心吧,这条河就是我的玩伴,不知道下过多少次了。”完,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水面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凌晓曼脱了鞋子,找了一处较为安全的地方坐下来,把白嫩的脚丫伸进河水里,踢踢踏踏的溅着水花。
风轻云淡,凌晓曼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凝望着河面渐渐有些出神。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一条不的鲤鱼蹿出水面,直奔着凌晓曼飞来,凌晓曼惊呼一声,身子一偏,鲤鱼摇头摆尾扑棱着从身边跃过。
陆云笑嘻嘻的从河水中,冒出头来,冲凌晓曼笑道:“凌老师,今个运气不错,下去就捞了一条大个的。”边边向岸边游来,上岸找来一条柳枝丛鱼鳃处穿过去,丢在一处早就挖好的凹坑里,把柳枝打结系在一边的西木桩上,扑通一声又跳进了河里。
“凌老师,我再去摸几条,今天晚上让三婶多弄几个花样。”不等凌晓曼答话,陆云又是一个猛子扎下去不见了踪影。
凌晓曼似乎还没有从刚才出神的意境中缓过来,直到看着那条被陆云抛上岸,而今在土坑里蹦跶的鲤鱼时,才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哦!
凌晓曼唇角含笑,忽而想到在厕所中的一幕时,顿时脸颊滚烫如火,不知道这家伙看到了什么没有,若是被他看到自己的身子,岂不是要羞死了!
凌晓曼心思未落,又有一条鲤鱼被跑上岸来,陆云冒出头哈哈大笑道:“凌老师,看来连这河里的鱼儿都自愿献身,让你饱尝美味啊。”
一句自愿献身,顿时将凌晓曼惹得咯咯直笑,这家伙胡乱用词,这哪里是什么自愿献身啊,分明就是自认倒霉被你捉到了而已。
哎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和陆云一样胡言乱语起来了。凌晓曼起身学着陆云的样子,把抛上来的鲤鱼穿了起来。
“发了,发了,要是天天这样的话,还用得着读书么,摸鱼卖钱都能赚够盖房子娶媳妇的钱了。”咕咚一声,陆云再次潜入了水里。
贪心的家伙,凌晓曼笑着重新做回岸边,手里拿着一条柳枝在河面上轻轻抽打着,涟漪荡漾,犹如她此时的心境,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张俊美的脸庞。
凌晓曼身后是一片绿油油的青草地,蚂蚱乱蹦蝴蝶飞舞,悉悉索索中一条水蛇扭着身子接近了凌晓曼,蛇信吞吐,绕着凌晓曼垂在地上的手臂一圈圈的盘了起来,分叉的蛇信不时轻舔着她如藕玉臂。
凉凉的、痒痒的很舒服的感觉,凌晓曼笑着低下头去,只见一条细长的水蛇缠在自己手腕上,丝丝吐着蛇信,顿时惊的花容失色,全身寒毛直竖,尖叫着抖手甩飞水蛇,慌乱的站起身就要离开这儿,孰料脚下打滑,一个不稳,身子直挺挺地栽向河面。
扑通一声,凌晓曼窈窕的身子整个扎进水里,河水不浅,加上凌晓曼不谙水性,慌乱中一阵胡乱扑腾,想开口大叫却被几口河水灌进嘴里,几乎窒息过去。
远处在河水里洗澡的一群老娘们中,有人发现凌晓曼落水,大喊道:“别洗了,刚刚那漂亮姑娘掉水里了,赶紧去救人。”几个老娘们一听,纷纷向这边瞧来,只见一个人影在水里胡乱的扑腾,眼看就眼坚持不住沉下去了,彪悍的老娘们们二话不,爬上岸也不管穿的什么,撒开脚丫子一窝蜂的拼命向凌晓曼落水的地方跑了过来。
有人边跑边大喊道:“陆云臭子,你家媳妇掉河里啦,你姥姥的还不赶紧来救人。”
凌晓曼呛了不少水,脑子渐渐昏沉起来,手脚扑腾的力度大大减落,心中却在呼喊着陆云的名字,此时此刻在她心目中,只有陆云才能救她上岸。
嗖!
一条肥硕的鲤鱼被抛上岸,陆云冒出头来,刚想炫耀一番,却猛然发现凌晓曼在水里胡乱挣扎,远处洗澡的婶婶大娘们大声呼喊着救人,暗叫一声不好,一个猛子扎下去,飞快的向凌晓曼落水的位置游了过去。
咯噔!
脑袋上挨了一脚,陆云一口气上不来几乎晕死过去,心里却放了心,知道是游到了凌晓曼的脚下,来不及多想,浮上水面抱住了凌晓曼的身子,在她耳边大声叫道:“凌老师,你别乱动,我带你游上岸。”
凌晓曼现在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猛然间被人抱住了身子,仿佛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扑腾的更加厉害了,陆云在河水里摸鱼已经耗费了大半的力气,如今被凌晓曼死命的抓着翻腾,气力一时不济,两人一同沉到了水底。
陆云接连喝了几口河水,知道这时候稍有不慎,他和凌晓曼俩人就要双双玩完,沉到水底喂鱼。
使出最后一丝气力,用力夹住凌晓曼的身体,陆云拼命的向河面上游,只要能冒头喘口气,他自信能坚持到那群老娘们来救他们。
冒头刚喘了口气,陆云又被凌晓曼扑腾着拽了下去,幸好这时候那群彪悍的老娘们们穿着三角裤头,晃动着大凶器赶到,扑通扑通几声落水声,几个彪悍的农村老娘们游到陆云和凌晓曼身边,潜到水下驮着两人游到了岸边。
被弄上岸后,陆云依旧紧紧的搂抱着凌晓曼,几个老娘们七手八脚的把他俩放在地上,一人夸张的拍了拍胸口道:“幸好赶到的及时,要不然这河里又要添两条人命了。”
先前和陆云斗嘴的翠花婶,一脚踢在了陆云的屁股上,叫道:“臭子,都救上来了,还抱那么紧干嘛,你就这么当着你丈母娘的面,抱着别的女人,还有你那手,也太会抱了吧,一下想吃俩馒头啊。”
被救上岸的时候,陆云就发觉自己搂抱着的地方,正好是凌晓曼的双峰,软软的很舒服,竟是不顾众老娘们在场,佯装昏迷着抱着不放,这机会可不好找啊,忍着被踢硬是不吭一声。
“嘿,你还摸上瘾了是不,告诉你啊,你在不放手,这丫头可就没命了。”
陆云猛然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没事,不等于凌晓曼没事啊,借着翠花婶踢过来的第二脚,连忙放开搂抱着凌晓曼的手臂,摇摇晃晃的坐直了身子,叫道:“翠花婶,你踢我干嘛?”
“待会再跟你算账。”翠花婶完,和几个同伴七手八脚的开始把凌晓曼喝进去的河水控出来。
忙活了一阵子,凌晓曼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几个老娘们顿时着了慌,翠花婶叫道:“陆云,你过来。”
陆云在边上瞧着,眼看凌晓曼双眼紧闭,脸色已经有些发青,心里着慌,听到翠花婶唤自己,马上走到跟前带着哭音道:“婶,你们可要想办法把她救醒啊。”
“哭什么,她死不了,你,给她做人工呼吸,快点。”翠花婶晃动俩人间凶器,凶悍的对陆云喝道。
“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凌晓曼做人工呼吸,这也太那啥了吧。
翠花婶一脚把陆云踢了个趔趄,瞪眼道:“你做不做,不做我们可没辙了。”
陆云咬了咬牙,救人要紧啊,这功夫估计翠花婶也不是要拿他开涮,事后就算被凌老师知道的话,也会原谅自己吧。
掰开凌晓曼紧闭的嘴巴,陆云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嘴唇压在了凌霄慢的红唇上,来不及品尝具体是什么滋味,陆云屏除脑中的杂念,只是吸气呼气。
嘤!
经过陆云同志不懈的努力,凌晓曼一声呻吟,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茫然的望着围了一圈身上只穿着裤头和花背心的众娘们一眼,蓦然发觉嘴唇被堵,羞愤的同时双手猛地推了出去。
陆云被凌晓曼推倒在地,马上爬起来,喜道:“凌老师,你醒了。”
凌晓曼揉着发昏的头,呆愣了片刻才记起自己先前滑进河里,再看眼前的情景,似乎明白了自己被这些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村妇救了上来,连忙挣扎着起身道谢。
“你先躺一会,别乱动,我们只不过是搭把手而已,要不是陆子,我们几个也来不及救你。”翠花婶指了指一脸喜色的陆云,招呼几个同伴向那株柳树走去。
凌晓曼看着陆云,心中却在想,自己的初吻竟是被眼前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夺去了,虽然她明白那是在做人工呼吸,是在救她的命,一时间却又接受不了,就连以前自己深爱的那个男人,自己都不曾让他亲吻过啊。
陆云做贼心虚,低着头道:“凌老师,我……”
“陆云,谢谢你救了我。”
……

看网友对 190人工呼吸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