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191 揪下来炒着吃

191 揪下来炒着吃

191
翠花婶她们一走,陆云就做好了凌晓曼发飙的准备,虽然是情急救人没办法的事情,但是陆云毕竟亲到了她红艳香软的红唇,而且心思也有那么一点邪恶。{.}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凌晓曼非但没有发飙,反而向自己道谢,怔怔的望着凌晓曼,陆云整个傻了下来。
“呃——”陆云忽然低下头,不敢再看凌晓曼一眼,压低着声音道,“凌老师,你……你的裙子。”
啊?
凌晓曼一愣,目光下移,顿时惊呼一声,十分迅速的将几乎撩至腰间的裙摆瞬间拉了下去。
紧抿着红唇,凌晓曼眼里泛起了一层水雾,今天是怎么了,先是上厕所被偷看,吓得忍了很久的大便到现在还没反应,现在又悲催的掉进河里,几乎丧了命,而后又被陆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人工呼吸,现在更加让她无法忍受的是,自己的裙子被撩到腰间,修长的美腿,挺翘的屁屁,还有那被卡通底裤包裹着的私密地带,就这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自己却始终没有察觉到这些,若不是陆云提醒……
想到这儿,凌晓曼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珍珠般的泪珠子扑簌簌的往下掉个不停,在厕所里就很有可能被陆云这家伙看到了什么,而现在更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他面前,春光乍泄的羞耻感,让她脑中一阵晕眩。
陆云虽然低着头,却一直偷眼打量着凌晓曼,此时听到她哽咽的哭声,慌道:“凌老师,你别哭,我……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啥都没看见。”
掩耳盗铃!
陆云不话还好,这话一出口,凌晓曼便知道自己的身子被他看了个透彻,想到自己的初吻被夺走,身子近乎赤。裸的被人亵渎,哭的更为伤心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三**宝,哭排第一位还是有其一定道理的,最起码现在路云面对不停哭泣的凌晓曼就一点办法都没有,急的在一边直搓手,眼看翠花婶她们穿好衣服正往这边走过来,这要是被她们瞧见凌晓曼现在的样子,肯定会以为是自己欺负了她,尽管自己确实在她的胸脯上停留过一阵子,可那不是为了救人嘛!
陆云做贼心虚,对自己的自我安慰毛线球的信心都木有。
这事闹的扯淡不,明明想摸几条鱼晚上开开荤的,鱼是摸到了,可也摸到凌晓曼的白兔,看到了她修长圆润的美腿,的可怜的卡通短裤湿湿的贴在她迷人的腹上,几乎包裹不住某个令人血脉喷张遐思无限的部位……
“陆云,你……你……”凌晓曼抬起头看了愣在那儿不知所措的陆云一眼,脸上一红,猛地低下头去,连哭泣也停了下来。
我?我怎么了?
陆云有些纳闷的看了看自己,这一看不要紧,马上大叫着跑到河边,一猛子扎了下去。
为啥?
还不是陆云看到凌晓曼的身体,自己某个部位起了反应呗。
他下河原本就只穿着一条平边蓝底的裤衩,被河水一浸整个贴在了身上,这倒也没什么,要命的是陆云看到凌晓曼的裙里春光时,身体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自己还毫无察觉,被凌晓曼一提醒,才发现自己的进口货直愣愣的抬着头,所指的方向正是凌晓曼,难怪凌晓曼会羞得连哭泣都忘了。
翠花婶几个老娘们晃动着胸前的凶器,来到凌晓曼身边,关心的问道:“闺女,你没事了吧。”
“大婶,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搭手,我可能已经……”着,凌晓曼的泪珠子又有掉下来的趋势。
翠花婶连忙摆了摆手道:“没啥,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对了,陆家子呢?”
凌晓曼手指河面,羞答答的道:“去河里洗澡了。”
翠花婶几个可都是过来人,凌晓曼羞答答的模样被她们瞧在眼里,心照不宣的嘿嘿笑了起来,这城里来的大闺女,被陆云那子做了人工呼吸,还顺便摸了那一对看起来不的双峰,估计是冲陆家子发飙了。
陆云一猛子扎出去几十米才冒出头来,脑袋上顶着一堆浮萍,偷偷的打量着河岸上的凌晓曼,看到翠花婶的时候,暗暗庆幸自己先一步跳进了河里,要不然被她们看见自己的老弟凶悍的抬着头,当场不扒了自己的裤衩撸一番才怪。
这些老娘们可是啥事都做的出来的,即使当着凌晓曼的面,也不会有丝毫的扭捏,想想自己被几个凶悍的老娘摁在地上疯撸老弟的情景,陆云便不由一阵后怕。
陆云摸了摸依旧昂首挺胸的老弟,轻叹道:“我兄弟啊,你抬头的时候记得告诉哥一声好不好,好歹你也是长在我身上不是,有啥事咱哥俩可要商量着来,下次千万不能自作主张对谁都抬起你那高傲的脑袋了,知道不?”
陆云在水里自言自语,岸边上凌晓曼也在翠花婶她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只是由于惊吓过度,身子有些发软双腿上使不出丝毫力气来。
“陆家子,赶紧给老娘滚上来被着你的媳妇回家。”翠花婶话永远都是那么直白,羞得凌晓曼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丫,一句话也不出来。
陆云知道是回去的时候了,有几个老娘们在一边插科打诨,他和凌晓曼之间也不会觉得过于尴尬,是以游到河边,下半身浸在河水里,冲着胖胖的翠花婶叫道:“翠花婶,你把我衣服丢下来。”
“呵,臭子在婶面前还害羞起来了,你自己爱上来不上来,不上来的的话我可要把你的媳妇转手嫁给我那不争气的弟弟了呀。”翠花婶捡起陆云脱在河边上的衣裤,冲着陆云晃了晃,却丝毫没有丢给他的意思。
陆云不免着急起来,有心想上去,可自己的下老弟今个邪了门了,就是软不下去,手伸进水里,郁闷的自言自语道:“我兄弟,你就不能听哥的话,咱先萎缩一下行么。”
……
“陆家子,你害羞什么,你那玩意婶可是被婶从揪到大的,什么咯情况婶还不清楚。”翠花婶其实模样长的也很俊俏,就是身材有些肥胖而已,加上胸前那俩凶器大的着实有些吓人,整个人显得更加胖嘟嘟的了。
陆云一看她不肯把衣服丢给自己,自己也不可能就这么让家伙抬着头上岸,索性站在水里和翠花婶斗起了嘴:“翠花婶,我要好好感谢你哦,要不是你帮我揪着玩,我估计现在比良子叔的家伙事也大不了多少,我看你是别有居心,是不是怕我娶了你家妞妞以后给不了她幸福生活。”
陆云话一出口,另外几个老娘们笑得前仰后合,带起胸前波浪翻涌好不吓人。
凌晓曼虽然觉得陆云的话有些过火,却也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这家伙一张嘴可真够厉害的,面对这些村妇丝毫不落下风。
以前凌晓曼也曾经听过,乡下上了年纪的女人话从来不知道啥是顾忌,先前还不相信,但是现在亲耳听到却由不得她不信了,而且不仅这些村妇嘴皮子刁钻,就连陆云这样的孩子也是厉害还得紧,是令她大开眼界也不为过,在城里是如何也听不到这样直白的对话的。
翠花婶一下被陆云占了上风,抖动着俩大号炸弹,指着陆云笑骂道:“好你个兔崽子,竟然敢嘲笑你良子叔的家伙事不如你,你子给我上来,让婶瞅瞅是你的个大,还是你良子叔的雄伟。”
陆云嘻嘻笑道:“婶,要看也只给你自己看,你想知道的话,自己为啥不下水来摸摸呢。”
陆云原本是着玩,哪成想翠花婶还当真了,把陆云的衣服交给身边的同伴,脱了衣服扑通一下就跳进了河里,俩炸弹在背心里窜上窜下,一条大花裤衩在丰满的紧紧贴在身体上,哗啦哗啦的淌着水向陆云走过去,边走边道:“兔崽子,看婶捉住你,不给你把那玩意揪下来。”
陆云在水里可不怕她,闻言向水里一扑,瞬间游出去了几米远,笑嘻嘻的道:“翠花婶,你要能捉住我,我就铁定让你做我丈母娘了,哈哈。”
翠花婶不过三十三四岁,妞妞是她的宝贝独生女儿,今年十岁,丫头长的娇俏可爱,嘴巴贝甜,陆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逗弄她玩,经常在翠花婶面前对妞妞等她长大了要娶她做媳妇的话,所以陆云现在出这些话来,翠花婶并没有感到有什么突兀。
“臭子,你就等着被我把你那玩意揪下来炒着吃吧。”翠花婶水性也不错,来到深水区,扑棱起一串水花便向陆云追了过去。
陆云嘻嘻一笑,六岁学会游泳,在这条河里泡了七八年,一般人还真就追不上他,眼看翠花婶扑棱起老高的一串水花向自己扑来,一个猛子扎下去,向远处游去。
……

看网友对 191 揪下来炒着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