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193 芦苇荡里的色鬼和色狼

193 芦苇荡里的色鬼和色狼

193
陆云钻进芦苇荡,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翠花婶一路狗刨追了过来,停在芦苇荡外喘着粗气叫道:“陆子,你赶紧给老娘滚出来,我告诉你啊,听村里的老人这片芦苇荡里有条大蛇,专吃你这样毛都没长全的屁孩,你再不出来的话,婶不管你一个人回去了啊。.”
陆云躲在芦苇荡里,偷笑不止,翠花婶这谎话编的也太离谱了,自己咋就没听村里的老人过什么大蛇的事情,不过就是想骗自己出去,揪咱胯下的家伙罢了。嘿嘿,反正就咱们两个人在这,不趁机戏弄你一下,哪对得起你追了咱这么远。
陆云打定主意,坏笑着回道:“翠花婶,你不会是害怕不敢进来追我吧,有蛇的话也是吃你这样的胖乎乎的女人,你不知道这条蛇已经成精,专门喜欢才吃你这样的肉呼呼看上去美味十足的夫人嘛。”
马翠花以前确实听过这条河里出现过吃人的大蛇,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几乎没有人记得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有人溺水淹死之外,倒是没发生过什么大蛇吃人的事情,只不过那些溺水淹死的人往往找不到尸体,村里的普遍法是这河里有暗流,溺水的人指不定被冲到什么地方去了,大多数村民对这种法倒也认同。
马翠花刚刚出那些话,只不过是想把吓唬一下陆云,让他自己钻出来,这么大的芦苇荡要想进去逮陆云,无疑难如登天。
陆云躲在芦苇荡内,见马翠花半天没动静,扯着脖子又叫道:“翠花婶,你不是瞅瞅我的家伙事比不比得上良子叔的嘛,你在外边怎么捉到我,那啥,这是不是你在间接的承认良子叔的家伙事,没我这毛都没长全的屁孩的壮硕啊。”
陆云喊完,随手掠下一根芦苇折成一段叼在嘴里,悄悄的向芦苇荡边上游了过去。
马翠花确实在迟疑着,这么大的芦苇荡要钻进去,身上肯定要被刮很多口子,看看自己虽然有些胖,却依旧光滑的肌肤,一时还真下不了决心。
本来就是和陆云这子闹着玩,没必要冒着被刮伤的风险去捉他,自家男人的那玩意本来就不怎么中用,就算被陆云这臭子嘲笑,也没啥了不起的,整个成太监村的男人几乎都是一个样,陆云这家伙的就更别提了,肯定是一捏就玩完的货色。
“臭子,婶懒得和你计较,你回家问问你三婶,你三叔的那家伙事是不是管用,再来我家良子吧。”马翠花笑骂一声,就准备游回去。
凌晓曼现在还不知道消没消气呢,翠花婶要是回去的话,自己岂不是也要跟着回去了,情急之下叫道:“就算是我三叔的家伙事不管用,我三婶还有个备用的,翠花婶你可就不同了,良子叔要是不中用的话,你岂不是夜夜被寂寞包围,饱尝香闺寂寞之苦。”
陆云话一出口,马翠花马上停下了动作,踩着水琢磨着陆云的话,什么叫备用的?难道是陆云他三婶在外边偷汉子了?不像啊,他三婶那人别人不知道,她马翠花可是清楚的很,可为啥陆云这子又她三婶有备用的家伙事呢?
马翠花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浮上脑海,自言自语道:“难道是陆云这子和他三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了,要不然这家伙怎么会这么。”马翠花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要是真的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能和这子发生点什么事呢,陆云他三婶的性格虽然不可能偷外边的汉子,可就她那骚到骨子里的劲头,她家的男人肯定满足不了他,如果真像自己想的那样,陆云被她三婶相中的话,不定陆云这子还真就和村里的其他人不一样呢。
马翠花决定试探一下,自己这么多年基本算得上是独守空房,这‘成太监村’的男人仿佛中了邪一般,那玩意似乎除了能够播种,让女人生下孩子之外,就没有一个能让女人得到满足的物件。
“陆云,即使我想进去逮你,你好歹让我看到你在哪个位置吧,要不我一头扎进去,漫无目的胡乱折腾一番,不是自找苦吃会受罪嘛。”
陆云游到芦苇荡边,冒出头嘻嘻笑道:“翠花婶,我在这呢,过来抓我吧呗。”
看着陆云一脸的欠抽相,马翠花咯咯笑道:“臭子,你被你三婶选为候补了吧,看婶抓住你,不打烂你这个勾引你三婶的色狼的屁股蛋子。”着,扑腾起一串水花向陆云游了过去。
陆云刚才那话一出口,就知道坏事了,情急之下漏了嘴,翠花婶又是个人精,不可能想不透话中的意思,但是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再收回来可就难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试试看能不能把翠花婶给收服,用自己强悍的家伙堵住她的嘴。
见马翠花果然猜出了自己话中的意思,陆云嘻嘻一笑道:“翠花婶,要不要我也做你的候补啊,绝对比良子叔要给力的多,保证你从来没有感受过那种飘飘若仙的美妙滋味。”
马翠花心中一荡,陆云的话无疑证明了自己的猜测,而他出的这几句话却分明是在暗示自己,马翠花喜上眉梢,边扑腾着游向陆云,边笑骂道:“好啊,你个兔崽你背着你三叔和你三婶干那事,现在又想占老娘的便宜,今个绝对不能饶了你。”
陆云见马翠花向自己游了过来,嘻嘻一笑,道:“翠花婶,我的都是实话哦,等会你捉我的时候,不要被我反捉了就好。”着,身子向后一缩,躲进了芦苇荡里。
从马翠花刚才的话里,陆云没有听到她要去和三叔告状的只言片语,面对自己的调戏,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越发积极的向自己追来,陆云断定马翠花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猎物,想到她胸前那俩惊人的凶器,陆云心头一阵暗喜。
这芦苇荡经常有人过来割芦苇,钻进去后一条条细长的水路,犹如一条条水蛇在随着水流蜿蜒游动。马翠花循着陆云留下的水纹,一路游到了芦苇荡深处,蓦然间一条水蛇在她臂间有过,吓了她一跳,啐了一口,伸手捞起蛇尾手臂一扬,把那条可怜的水蛇也不知甩飞到了哪儿.
“陆云,这会没外人了,你出来婶有话问你?”马翠花料定陆云就在周围某个地方藏着,这臭子把自己引到这儿来,显然是没安好心,反正正合自己的心意,也懒得继续追着他刨根问底了。
陆云确实就躲在马翠花不远处的芦苇荡里,听到马翠花的话,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试探试探她再。当下瞅准马翠花的位置,瞧瞧潜到了水底。
“陆云,你赶紧出来,再不出来的话婶可要生气了啊。”马翠花等了半天不见陆云的影子,怀疑是这子故意耍弄自己,心中不免有些生气。
一支伸出水面一截的芦苇管,悄无声息的向马翠花靠近,在水面上留下一道浅浅的长长的水纹。
马翠花正等的不耐烦,忽然觉得水中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的左腿,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有一双手攀到了自己的腰间,一发力将自己的花裤衩褪到了脚底,心中一惊,大叫道:“陆云,是不是你在捣鬼?”
到鬼字,脸色骤变,这河里可是每年都要淹死人的,不定真的变成水鬼什么的出来害人,那可不了的,她记得村里有名的好色之徒刘家大子,前年就是淹死在这条河里,最后只在河边找到了他的衣服,尸体却不知道被冲到了哪去,万一那家伙魂魄不散在这河里做了水鬼,自己岂不是要被一个水鬼强占了身子去。
想到这儿,又喊了几声陆云,慌忙向芦苇荡外游去。
陆云潜到她前面,忽然冒出头来,哈哈大笑道:“翠花婶,你看这是什么?”手臂扬起,手中赫然攥着马翠花的那条花裤衩。
马翠花一瞧,气不打一处来,游到陆云身边一顿臭骂:“臭子,你刚才差点吓死婶了,婶还以为是水鬼缠身,要来祸害婶了。”着,抬手在陆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当然没用用多大力气喽。
陆云这次倒是没有躲避,硬生生挨了一巴掌,挥舞着手中的花裤衩,嘻嘻笑道:“这儿没有水鬼,只有一个色鬼和一个饥渴不堪的女色狼。”
马翠花稳定了心神,听到陆云的话笑骂道:“臭子敢老娘是女色狼,老娘哪里色了?”着又作势要打。
陆云这次却冲她吐了吐舌头,一猛子扎进水里,不见了踪影,马翠花风骚的笑着,今天这家伙看来是吃定自己了,哼,就看看你有啥本事,能让你三婶那**勾搭上你。
马翠花念头未落,就觉得双腿被人抓住,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自己的双腿便重新获得了自由,心里刚刚有些失望,一只魔爪子冷不丁的在自己跨间私密部位摸了一把,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泡在水中的身子,忍不住一阵轻颤。
……

看网友对 193 芦苇荡里的色鬼和色狼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