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200 草尼玛

200 草尼玛

200草尼玛
陆云出了家门,手里攥着凌晓曼给的几十块钱,直奔卖部而去。{.}其实他兜里还有杨艳萍让他进城买卫生巾的不少钱,只不过这些钱他不能动而已。
走到一半的时候,陆云一个折身向和村里的卖部相反的方向走去。
为了安全起见,陆云把刘寡妇卖部的钱都拿了回来,交给了陆英保管,原本想着今天英能出来,顺便把钱也拿过来交给刘寡妇的,但是陆英不知道被什么事情耽搁了,一直没有过来,自己回来这半天也没向三婶仔细询问一下刘寡妇现在的情况,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绕过几条土街,陆云停在了一座土胚房的院落前,柱子叔家条件还不如陆云他三婶家,和刘寡妇结婚的时候,老爹老娘求爷爷告奶奶东拼西凑,才弄够了点钱,盖了五间土坯房。
刘寡妇娘家不是本村的,具体在哪儿恐怕只有已经死去的柱子和他爹妈清楚了,村里人那时候只知道柱子出门去赶集,回来的时候就带了个漂亮女人回家,过了没几个月俩人就结婚入了洞房。
一朵鲜花插在的穷jb上!
这是村里大多数人对刘寡妇和柱子俩人结婚给出的评价。
陆云站在紧闭的大门前,犹豫了一下,上前用力敲了几下,不大工夫院子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谁呀,门没上闩,自己用力推开进来吧。”
用力推了推,木门发出仿佛垂死的老人那般的声响,陆云迈步子进去,反手关上门,而后便看到一脸憔悴的刘寡妇,有气无力的半倚在屋门口,心里毫无来由的一疼,加快步子走了过去:“婶,你……你还好吧。”
见是陆云,刘寡妇苍白憔悴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欣慰,轻轻点了点头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累而已。云,你今天怎么过来了,要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惹人闲话。”
寡妇门前是非多呀,哪怕陆云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依然不能随便来串门啥的。
陆云哪管这些,他妈滴不就是村里那些老娘们在一块乱嚼舌根吗,敢老子的坏话,草死个逼养的。
上前抓住刘寡妇双手,神情不由一怔,虽然是炎炎夏日,刘寡妇的双手却冰冷的吓人,“婶,你这是咋了,手怎么这么冰?”
刘寡妇苍白无力的笑了笑道:“没事,就是有点累而已,进屋话吧。”
屋里摆设很简单,一座土炕,一张桌子,几条瘸腿断背的椅子,再有就是刘寡妇结婚时让陆云他三叔做的一个饭橱一个衣柜,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云,你喝水不?”刘寡妇把陆云领进屋,找了张比较牢固的椅子让他坐下。
陆云看着刘寡妇那憔悴不堪的面容坐都坐不安稳,还哪有心思喝什么水,心疼的道:“婶,你别忙活了,我不渴。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一会就回去了,家里来客人了,我不能待太长时间。”
刘寡妇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没,坐在陆云身边的椅子上,无力的道:“嗯,婶这不是好好的么,你回去吧,别让客人等急了。”
陆云摇了摇头,只是盯着她失却了光泽的脸颊看个不休,似乎想在她脸上看出什么。
刘寡妇微微低下头,话音中透着无尽的疲惫:“看什么呢,婶变丑了吧。”
陆云忽然站起身,一把将刘寡妇搂在怀里,手掌摩挲着她的长发,蓦然道:“婶,做我的女人吧,一辈子都做我的女人。”
刘寡妇被陆云的话惊得一呆,旋即苦笑道:“婶不是已经成了你的女人了嘛?”
“不,我不要你做我床上的女人……”陆云情绪一阵激动,声调蓦然抬高。
刘寡妇急忙挣脱他的怀抱,起身掩住他的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道:“云,你想什么婶心里都明白,柱子爹妈去世没几天,我不想这些,而且村里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辈子注定要寡佬终生的。”
“我不管他什么狗屁的规矩,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就要第一个坏这个傻逼定下的害人规矩。”
刘寡妇暗暗落泪,以前柱子爹妈在,她至少还有个奔头,就是不断的和男人上床赚钱给柱子爹妈看病买药,如今柱子爹妈不在了,她生命中唯一的目标随之枯竭消失,以后该做些什么,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她根本就不知道,难道还要继续和男人上床,背着一个风流寡妇大破鞋的臭名?
看着冷冷清清没有丝毫生气的屋子,陆云心里难受之极,只是现在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只有用实际行动才能证明,自己心里真的想着她,念着她。
“云,你回去吧,出来时间太长,你三婶要怪你了。”刘寡妇背身抹了把眼泪,轻颤着嗓音对陆云道。
“婶,那我先回去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陆云扳过她的身子,柔声细语般叮嘱道。
刘寡妇点了点头道:“婶又不是孩子了,懂得照顾自己,好了,赶紧回去吧。”
“婶,那我回去了啊。”陆云咬了咬牙,大步流星出了刘寡妇的家门。
刘寡妇看着陆云尚显稚嫩的背影,怔怔出神,眼中不知不觉流下了两行饱含辛酸的泪水。
……
陆云走出刘寡妇家大门口的时候,不远处有几个老娘们恰好瞧见他,围坐在一起嘀咕,只听老娘们甲骚劲十足的道:“那不是老三家的陆云嘛,怎么大白天就跑到刘寡妇家去了,该不会是去干事了吧。”
老娘们乙看来理智尚存,连忙反驳道:“别胡,那么屁大点的孩子懂个啥,让老三听到心晚上拿铁杵子塞进你的骚洞里面去。”
老娘们甲马上展开反击:“年纪怎么了,年纪可个头大啊,不定裤裆里的家伙事更大也不定,你这么护着他,难道是和老三有一腿,又或者和陆云那屁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老娘们丙马上在一边附和道:“就是就是,咱村里都多少年没出过一个男人中的战斗鸡了,老三家的云这时候从刘寡妇家出来,除了干那事,还能干啥?”
老娘们丁也在一旁帮腔:“咱们村啥时候才能出个真爷们呢,我去邻村走亲戚的时候,和她们聊起自家男人的时候,我脸都没地儿搁。”
“你被忽悠了吧,咱们周边十几个村子,哪有能干的爷们哦,一看就是你自己缺心眼,被她们可以嘲笑了。”老娘们甲撇了撇嘴道。
老娘们乙挥了挥手道:“受不了你们几个骚娘们了,我回家了。”
老娘们甲丙丁马上群起而攻之:“你不骚,你不骚把你家爷们吸的瘫在床上半年下不了地儿。”
“你们……”老娘们乙气的不出话来。
“家里的,你在外边干啥,赶紧回屋睡觉了。”老娘们甲乙丙丁围坐的院子中,冷不丁传来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快回去吧,你家男人等不及要把鸟蛋塞进你的狐狸洞呢。”老娘们丁咯咯笑道,听起来倒像是个十八岁女生的嗓音,清脆的那叫一个**。
老娘们甲的无奈的道:“塞进去有啥用,用不了几下就完事,没趣的很。”嘴上虽然这么,却依旧起身回了屋,有的塞总比守寡没的塞强多了吧。
几个老娘们哄笑一声,顿时作鸟兽散。
……
陆云来到卖部,买了一些肉食,又另外单独要了一些,凌晓曼给的那几十块钱剩下没几个子,提着两袋吃的,陆云又回到了刘寡妇的家里,直接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然而,进到院子里没走几步,便听到屋里传来刘寡妇的低低的哭声,夹杂着一个男人猥琐的话音:“哭啥呀,以前不是都给我弄过吗,现在柱子爹妈都不在了,你更加不用顾忌什么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什么也要让我干一次吧。”
“你滚,以前是为了给柱子爹妈治病,我没办法才那样做的,现在柱子爹妈不在了,我也不会在像以前那样了,你赶紧走。”屋内紧接着传出刘寡妇愤怒的声音。
“你这是过河拆桥啊,今个不管你愿不愿意,老子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大不了多给你俩钱。”
刘寡妇一声尖叫,屋内马上传出愤怒的低叱声。
艹你妈!
陆云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把手里的两个分量不轻的方便袋放好,左右瞅了瞅,见木门后边放着一跟手腕子粗一米多长的顶车棍,随手抄起来,一声不响的摸向正屋。
“你放开我,我过了,我已经不做那种事情了。”
“你不做就不做?婊子都自己是干净的,可***有谁相信!”
屋门没关,陆云探头看了看,正好瞧见一个男的把刘寡妇摁在炕上,一边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一边不停地抽刘寡妇嘴巴子,噼啪的脆响之极。
“我艹你妈!”
那一声声脆响的耳刮子抽在刘寡妇脸上,却犹如抽在陆云心头,双目喷火,脑瓜子一热,陆云蹿到炕前,一声暴吼,抡起手里的顶车棍,照着那男人的后脑勺就砸了下去。
……
给读者的话:
ps:冲榜期间,订阅的兄弟随手投几张推荐票,砸几块金砖吧,拜谢……

看网友对 200 草尼玛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