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205 双飞去

205 双飞去

205
马淑芬骇然的大叫着,她以为陆云只是着玩而已,在树林里她已经大致对陆云家伙事儿的尺寸有了些了解,自信自己完全可以接纳,所以并没有把陆云的话放在心上。{.paoshu8.)
令她想不到的是,陆云的家伙事仿佛能够收缩自如,在她达到巅峰的时候,整个又增长的一号,如飘云端的感觉袭来的时候,陆云也展开了最强烈的进攻,快感被撕裂般的痛楚所代替,不由大声的哀嚎起来。
陆云看她几乎要瘫软下去,这才停止了进攻,伸手扶住她几欲瘫软的身子,冷笑道:“淑芬婶,怎么样啊,我没骗你吧。”
马淑芬翻着白眼,呼呼喘息道:“你个狠心的王八犊子,你要弄死我啊,呜呜,亏我还想给你找几个漂亮的媳妇一起来伺候你。”着着,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婶,事前我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你了,是你自己托大,没放在心上而已,这会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陆云抽回自己依然没有萎缩的家伙事儿,随手把马淑芬的衣服穿上,“婶啊,要不要我背着你回去?”
马淑芬暗怪自己大意,这兔崽子原来还留了一手,要不是自己坚持着要和他整事,不知道还会被隐瞒到什么时候。
“不要,我在这休息一下就好了,要不你先回去吧。”马淑芬委屈的哭着道,火辣辣撕裂般的痛楚从洞里传来,站都站不稳了,但是就这么被陆云背着回去的话,还不被嫂子和桂英她们笑话死啊。
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马淑芬简直快要后悔死了,本想被塞个舒服的,哪成想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欲哭无泪啊。
“淑芬婶,你不该威胁我的,要不然我肯定不会这么对你。”黑暗中,陆云擦了擦她脸上委屈的泪水,“哭啥呀,早晚还不是要知道我的底子么,早一点知道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马淑芬哽咽着道:“你少拿话哄我,都快要被你顶死了,只有痛哪有什么好处。”
陆云哈哈笑道:“婶啊,你咋这么糊涂呢,现在就你知道了我的厉害,翠花婶她们都不知道呢,你不告诉她们,回家没事的时候,自己拿啤酒瓶啥的塞着玩,把你身上的洞开发的广袤一点儿,以后咱俩在整事的时候,我不是就可以拿出十二分的本事来塞你了么。”
马淑芬似乎相信了陆云的话,迟疑着道:“你的是真的?”
“当然,要不然我怎么会那么狠心的第一次拿出本事来赛淑芬婶你呢。”陆云嘿嘿笑道,“只是你千万不能告诉翠花婶她们啊,这只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哦。”
想到以后能让陆云那恐怖的家伙事儿塞自己的骚洞,下面儿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靠在陆云身上,掐了他一把道:“算你还有点儿良心,你放心就是了,婶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陆云点了点头道:“那你先前的还算不算数了?”
“什么呀?”
陆云叫道:“你不是要给我找几个漂亮的媳妇让我塞的吗,怎么现在就变卦了。”
“哼,你这么对我,还想让我给你找漂亮媳妇塞,你做呢?”
陆云嘿嘿笑道:“婶,我可还没泻火呢,你不答应是不是想让我继续塞一次呀。”
马淑芬一听,马上哀求道:“别,再塞的话,婶可真的要没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就你这么变态的家伙,我自己也应付不过来,只要你以后能想着我对你的好就是了。”
“婶,我以后会好好的塞你的。”着在她胸前那两个大号的炸弹上咬了一口。
……
马淑芬休息了一会儿,还是不能正常走路,无奈之下只好让陆云背上沟渠,然后搀扶着她慢悠悠的回了家。
跨进院子大门的时候,马翠花她们已经摘完了菜,几个老娘们坐在厨房门口,有有笑的择着菜,一阵阵鱼汤的香味飘进鼻端,陆云摸了摸干瘪瘪的肚皮,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淑芬,你这是咋了,身上咋弄了这么多土,脸色也不好看,是不是病了呀。”到底是妯娌,马翠花一眼便看出了马淑芬的异样,放下手里的菜,疾走几步赶过来,关心的问道。
陆云抢先开口道:“没有,淑芬婶忽然摔了一跤,可能是摔痛了肚子,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马翠花看了陆云一眼,道:“臭子,是不是你又忍不住,把淑芬带出去塞了一回,她这两天快来大姨妈了,你就不能先忍一会儿,我又不是不让你塞,这下好了吧,把淑芬弄的不舒服了。你们这些臭男人就只顾着自己爽快,一点都不顾及我们女人的苦处。”
“嫂子,我没事儿,我去屋里坐一会就没事儿了。”马淑芬羞愧的低下了头,要不是自己妒忌她,怎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呢,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啊,至少知道了陆云的底子,那大家伙事儿现在想来都令她心有余悸。
“那好吧,你好好歇着。”完又横了陆云一眼,马翠花这才回去和几个老娘们一起继续择菜。
陆云冲着马翠花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扶着马淑芬进了屋。
……
“婶,你这是怎么了?”凌晓曼替过陆云,把马淑芬扶到了椅子上。
马淑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里总算不那么慌慌的乱作一团的感觉了,抬头对凌晓曼微微一笑,道:“身上来亲戚了,又摔了一跤,身体有点儿发虚。”
凌晓曼点了点头,转身对陆云道:“家里有红糖没,倒碗红糖水让婶喝了会好点。”
陆云木讷的应了一声,凌晓曼一起红糖水,让他不由想到了在刘寡妇的卖部时,自己哄骗刘寡妇肚子疼,偷看她裙底春光时的情景。
“陆云,快去啊。”凌晓曼催促的声音响起。
应了一声,陆云到里屋拿了红糖出来,凌晓曼接过来自己亲手弄好端给马淑芬。
“婶,趁热喝了吧。”
……
马淑芬喝完了红糖水,休息了大半个时辰,郝东莲她们把饭菜也端上了桌,陆云三叔因为家里的客人清一色的女人,从马翠花她们来的时候,便借故出去串门,一直没有回来,估摸着是在哪儿找到饭店了吧。
六个老娘们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外加陆云这个唯一的雄性动物,八个人坐了满满的一桌,屋内气氛顿时热烈起来,伴随着满屋子的菜香,马翠花这个客人喧宾夺主的打开一瓶白酒,道:“今天好不容易姐妹们都聚在一起,喝点酒助助兴吧,云去拿些杯子来。”
陆云早就准备好了,很快拿来八个二两的酒杯,分给众人,,马翠花亲自给每个人倒满,举着酒杯学着老爷们的样子继续道:“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干了啊。”
郝东莲神色尴尬的端起酒杯道:“翠花,浅尝一下吧,一口喝下去估计会醉倒好几个。”
凌晓曼也同样尴尬的端着酒杯,她从来没喝过白酒,以前在家的时候最多喝一点儿红酒而已,听到马翠花话,再看看手里满满的一杯子白酒,顿时觉得无力下咽。
主人发了话,其他几个老娘们也如是道,马翠花嘿嘿一笑,道:“我只是想感觉一下那些臭男人,喝酒时的感觉而已。抿一下就好。”着,当先抿了一口,被辣的直皱眉头,“真搞不懂男人为啥都爱喝这玩意,又哭又辣难喝死了。”
话一出口,引来众人一阵大笑,陆云笑着道:“翠花婶,这酒可是好东西啊,男人不敢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喝点酒,壮壮胆,下手就贼拉的利索了。”
在座的除了凌晓曼和郝东莲之外,其他几个风骚老娘们全部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只不过陆云是在没有喝酒的时候塞了马翠花和马淑芬的骚洞。
程桂英几个却是想喝点酒壮下胆,待会吃完饭骚洞被陆云的家伙事塞的时候,起码不会有拘束感什么的,毕竟陆云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和他做那事心里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一顿饭在热烈的氛围下结束,两瓶白酒八个人喝了个底朝天,除了陆云之外,其他几人都迷迷糊糊的有了醉意,陆云嘱咐三婶把凌晓曼安排在自己的房间休息,郝东莲便和凌晓曼相互搀扶着出了屋子。
这样一来,屋内就剩下了陆云和五个等着被塞骚洞的老娘们。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五个老娘们借着酒劲,十道火辣辣的目光齐齐望向陆云,其中尤其以马淑芬的目光最为火辣,似乎忘记了不久前刚被陆云塞的差点死了过去。
陆云嘿嘿笑了笑道:“谁先来?”
马翠花道:“当然是我了,你答应过要加班塞我一次的。”
程桂英却不干了,今天这顿饭她可没少花钱,这第一塞非她莫属,忍到现在都像尿了裤子一样,湿漉漉的黏成了一团。
李秀芳两个却与世无争的看着程桂英和马翠花两个争得面红耳赤,陆云急忙叫停:“打住,这么大声音是不是要让我三婶听到。我决定翠花婶和桂英婶一起和我出去,双飞一把去。”
……

看网友对 205 双飞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