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418乱瞅

418乱瞅

初见亮子时,陆云并没有觉得这个看上去少言寡语家伙有什么不同之处,直到四个青年和赵凯发生冲突,手拎菜刀从陆云身边非一般冲进大厅的时候,陆云才知道自己走眼了,这家伙绝对是个狠茬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狠!
而后从他三叔数落他的话中,可以听得出,亮子以前蹲过号子,而且刚刚出来不久!
“云哥,我来带你吧。”
陆云出了迎宾饭馆,大鹏推着自行车来到陆云面前,脸上带着心悦诚服的笑容,以前都是听磊子起陆云多么厉害,自己却从未见过,即便是陆云和赵凯在食堂那儿发生冲突,自己也错过了最精彩的好戏,心里多少也有些遗憾,今个干了四个青年,大鹏终于见到了陆云的狠辣,那出手的速度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那股子狠劲也比自己要强的多了。
陆云呵呵笑道:“还是我来带你吧,你醉的那么厉害,别把车子翻沟里去。”
大鹏嘿嘿笑道:“刚刚打了一架,酒劲早就过去了,你现在是咱们群英会的二当家,怎么能让你来带我呢,上来吧,我保证不往沟里骑就是了。”着,上了车子,回头冲陆云一笑,“会不会撞树上,我就不知道了啊。”
赵凯推着车子,冲陆云喊道:“走吧,回学校宿舍眯一会儿去。”他喝的也不少,自己一个人干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身上脸上也着实挨了几下狠的。
“马上。”陆云回道,偏腿上了大鹏的车子,“撞树的时候记得大声招呼,我好做好跳车的准备。”
大鹏嘿嘿一笑,脚一蹬地,八人开始向学校驰去。
田地里那仅剩下的一个青年见陆云他们走的远了,一边查看同伴的伤势,一边骂骂咧咧的道:“他妈的,这子真够狠的,难怪敢出王黑虎了。”
……
路上,大鹏故意骑得很慢,缀在赵凯他们后面,低声问道:“云哥,你真打算就这么跟着赵凯混了?”
陆云愣了一下,旋即苦笑道:“赵凯拿英和红玉作为要挟我的筹码,现在先这么混着吧,等有机会看看是不是能脱离群英会。”
英他爸虽然是村长,但是赵凯这厮若是下黑手的话,他拿不到证据根本就拿赵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徒自让英担惊受怕罢了,红玉更不用了,英起码还有个做村长的老爹,她的父母却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更加不可能对赵凯有什么威慑力。
大鹏哦了一声,不再话,奋力瞪着车子。
回到学校,陆云哪儿都没去,径直回了宿舍,一头扎在了床上,呼呼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这叫一个累,境中忽而和周全意外相逢,两人却成了陌路,打的死去活来,满身的血;忽而又见赵凯带人绑了英,一脸狞笑的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忽而又见玉儿哭哭啼啼对自己着什么,眼中的泪水从未像这一刻汹涌,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委屈,而自己却听不清楚她在些什么……
中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自己三婶身上,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便觉得有人推了热推自己。
“云哥,云哥,我给你弄了点汤,你趁热喝了吧。”
耳边传来一阵话音,陆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就见磊子正趴在自己身边,一脸焦急的望着自己。
“磊子,你怎么不去上课?”磊子揉着疼的要命的脑袋道。
磊子一看陆云醒了过来,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上什么课呀,晚自习都放学了。”
陆云一怔,这才发觉宿舍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起的灯,四十五度的灯泡散发着昏黄的光芒,自己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
“咋喝了这么多酒啊,下午我来宿舍看了你好几次,怎么都叫不醒你,吓得我还以为你酒精中毒了呢。”磊子着,在窗台上端下饭缸子,道“赶紧喝点热汤吧。”
陆云坐起身,也不客气,稀溜溜的把大半缸子的西红柿鸡蛋汤一口气喝完,这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一些,把饭缸子还给磊子,迟疑了一下问道:“磊子,玉儿有没有问你我去哪儿?”
磊子把饭缸子重新放回窗台上,呵呵笑道:“放心吧,我告诉红玉姐,你身体不舒服在宿舍内躺着休息呢。”
“谢了啊。”
“看,你又来了不是,跟我还这么客气。”磊子笑了笑,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声询问道,“云哥,你真的跟了赵凯了?”
陆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磊子忽然低声骂道:“赵凯真不是东西,居然拿红玉姐和英姐威胁你,真他妈的该把他活埋了。”
陆云一怔,自己并没有告诉他为何跟了赵凯,不过随即便想到,大鹏和磊子是光屁股一起长大的铁哥们,这事儿肯定是大鹏告诉磊子的了。
“这事儿千万别跟红玉提起,免得她担心。”陆云叮嘱道。
“我知道,我只是气不过赵凯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威胁你。”磊子脸上充满了愤怒的表情,紧握着双拳恨不得找人干一仗才好。
“没什么卑鄙不卑鄙,成王败寇,不管怎么他赢了这一局,这才是最重要的。”陆云淡淡的道。
磊子不明白陆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淡定了,不过知道他向来有主意,也就不再多问,倚在身后的被子上道:“云哥,反正咱这学校里我就服你一个人,大鹏也想让我加入赵凯的什么群英会,我没答应,我就等着你自立门户的时候跟着你混。”
自立门户!
这个问题陆云至少目前还没有想过,扭头看着磊子道:“还是好好读……“
陆云话没完,磊子一拍脑袋,叫道:“他奶奶的,我这脑袋看来是被驴踢了,云哥,下晚自习的时候,红玉姐特意嘱咐我,如果你身体好点了的话,让我去告诉她一声,免得整夜睡不安稳,为你担心。你先歇着,我这就去。”
刚要起身,陆云一把拦住他,道:“还是我去吧,我知道她的性格,见不到我始终会放心不下。”
磊子接口道:“你身上这么大的酒味,去见红玉姐肯定会知道你是因为醉酒,所以才旷课的。”
陆云笑道:‘放心吧,我有办法。“着,不等磊子答话,翻身下了床。
月淡风清,微风轻轻吹过,却吹不尽夏日的炎热。
陆云一路跑着来到寝室的水龙头前,拧开水龙头一口口的喝着有些温热的水,不停地漱口,幸好身上没有沾上白酒,要不然整个人都要变得酒气熏天了。
咕噜咕噜,噗!
自我感觉没什么酒味了,陆云关上水龙头,准备去红玉的宿舍。
“陆云呀,你这水喝的可真是浪费。”
柳芸带着娇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云一声苦笑,看来又要由一番纠缠了,转身来到柳芸身前,冲着她娇艳的脸颊哈了口气,嘻嘻笑道:“嫂子,你能闻得出我喝过酒不。”
柳芸抽了抽挺翘的琼鼻,咯咯笑道:“咋了,你还学会喝酒了呀,不简单呀,能泡妞,能喝酒,以后长大了绝对是个坏蛋,不对,是个大坏蛋。”
陆云汗了一把,自己这会儿可没时间和她磨嘴皮子,急道:“嫂子,到底闻不闻得出来呀?”
“干嘛这么着急?即使你酒气熏天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啊。”柳芸诧异的道,“今晚上我得空,咱俩是不是应该好好研究一点儿东西了呀。”
晕!
幸好这时候食堂这边已经没有学生了,要不然听到柳芸这媚到骨子里的话,肯定会以为自己和她之间发生了点啥事儿了呢?柳芸这娇娘可是众多男生和男老师,夜晚空虚寂寞时打灰机的绝佳对象啊!
“嫂子,你声点,被张哥听见的话,我这脑瓜子就要和身子分家了。”陆云差点就上去捂住她红艳艳的嘴了。
柳芸叹了口气道:“他已经睡下了,自从被打伤后,虽然痊愈的差不多了,身子却是不像以前那般结实了。”
陆云宽慰道:“嫂子,张哥会慢慢好起来的,他那么大的块头,受那点伤根本就不算啥,放心就是了。”张义被打,实在的陆云自己都觉得脱不了干系,只是现在除了安慰一下柳芸之外,他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伤了根的男人伤不起呀,他现在越来越颓废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柳芸泫然欲泣,话音中带着哭腔道。
被柳芸一提醒,陆云才想到张义伤了子孙根,那方面已经大不如以前了,像她这么漂亮妖娆的少妇,肯定会耐不住闺房的寂寞,陆云脑海中马上闪现出了那天看到张义压在柳芸身上,柳芸发出的那种勾魂夺魄的叫声。
“算了,看你心思都没在我身上,赶紧回去睡觉吧。”柳芸轻看陆云有些走神,不由轻声叹道,“我闻不出你身上有酒味。”
“嫂子,我真有急事儿,一会儿我来食堂,有话要对你。”陆云听到柳芸的话,又往自己手心里哈了口气,闻了闻好像是没啥酒气了,轻声对柳芸了一句,转身向梁红玉所在的女生宿舍跑去。
柳芸看着陆云消失的身影,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
来到女生宿舍前,陆云不由想到了自己那次硬闯进去的场面,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女生经过,陆云只好扯着桑在在外边叫道:“红玉,你出来一下。”
拉着窗帘的窗户上,马上显出一个女生的身影,扒开窗帘往外看了看,回头道:“红玉,好像是陆云在找你,你出去看看吧。”
听声音,应该是赵飞燕!
随后那身影,又冲着陆云所在的位置,喊道:“你等会啊,她这就去见你。”
陆云回了一句,便远远的站着等着梁红玉出来。
时间不长,梁红玉从宿舍内走了出来,陆云招呼道:“玉儿,我在这里。”
梁红玉似乎已经睡下了,头发稍微显的有些凌乱,来到陆云身前,问道:“磊子你病了,现在好点了么?”
“好多了,我这么强壮,一点病啥的,睡一觉就好了。”陆云嘻嘻笑道,却不敢过于接近梁红玉,生怕她闻出酒味来。
“那就好,没事我就放心了,不早了,你回去早点儿歇着吧。”似乎身后有无数双眼镜在盯着她一般,梁红玉微微低着头道。
“我这刚来你就赶我走?”
梁红玉急道:“不是,现在都这么晚了,咱们要待在一起时间长了,会让别人笑话的。”
陆云夸张的四下瞅了瞅,嬉笑道:“哪有什么人呀?我就看见在我面前站着一条美人鱼。”目光四扫之时,发现梁红玉那宿舍的窗口上确实有几道身影,不停的闪过。
“不跟你瞎扯了,我要回宿舍了,姐妹们这会儿肯定都在看着呢。”梁红玉娇声道,转身便要回宿舍。
陆云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顺势往怀里轻轻一拽,梁红玉脚下一个踉跄,倒在了陆云怀里:“怕啥。想看就让她们看个够呗。”冷不防在她的脸上啵了一口。
“哎呀,你别这么无赖好不好。”梁红玉低声娇呼。
陆云把梁红玉抱在怀里,闪身躲在了一课大树后,嬉笑道:“你不就是喜欢我无赖么,那啥,昨天是谁过要和我去树林的,今晚上月光不错,要不咱俩去树林里看月亮听虫鸣吧。”
完,顺势把梁红玉抵在了树干上,家伙这次倒是很争气,随着自己的念想,马上有了反应。
梁红玉感觉到陆云身体的变化,想到身后有那么多的姐妹在看着自己,脸上顿时一阵羞红,道:“陆云,明天好不好,今天我要是和你出去的话,姐妹们会怎么想呀,你再忍一天好不好?”
“不好。”借着月光,陆云看着梁红玉娇不胜羞带着一层月光般朦胧的脸颊,低声道,“我病刚好,再憋着自己的话,会伤身子的。”
“那怎么办?反正今个是不行,要不,要不,我在这儿用手帮你弄出来?”梁红玉支吾的道。陆云的凶悍她不是不知道,可这时间地点根本就不允许她和陆云出去,绞尽脑汁才想到了自认为能很好解决问题的方法。
呃……
陆云一愣,没想到玉儿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低声笑道:“这可是你自己的呀,不帮我弄完的话,我可不许你回宿舍。”
梁红玉轻咬着红唇,点了点头,手顺势就抓向了抬起脑袋的家伙。
陆云还没来得及享受梁红玉手传来的柔软,便听梁红玉低声道:“今天铁老师找你了,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哎呀,陆云一拍脑袋,今晚上心兰姐要交自己功夫了呀,被赵凯弄的心烦意乱,又喝了不少酒,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脑后。
“你怎么?是不是又犯啥错误了呀?”梁红玉突然被陆云莫名其妙的举动吓了一跳,刚刚隔着衣物握住陆云铁硬的家伙的手,也随之离开。
“没什么,玉儿今个咱们就到此为止吧,记得明天晚上要和我去树林呀。”陆云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对梁红玉道。
梁红玉巴不得她这么,不是不想帮陆云,也不是不想和陆云去树林,而是身后那些宿舍里的姐妹,被陆云抱了怀里,肯定都被她们看见了,想到等会回到宿舍,她们麻雀一样的围着自己问东问西,梁红玉便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
“那你赶紧去铁老师的办公室看看吧,天不早了,要是铁老师睡下了,等明天再去找她吧,我回宿舍了。”梁红玉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嘱咐了一句便转身向寝室走去。
“玉儿,记得明天的约定哦,不许耍赖。”
梁红玉把手伸到背后,向他挥了挥,示意自己不会忘记。
见梁红玉进了宿舍,陆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兄弟,笑道:“今晚上就委屈一下吧,哥哥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许跟我耍情绪闹罢工知道不!”
一边向铁心兰的办公室走去,一边不停的嘟囔道:“他娘的,这酒可真不是啥好东西,以后看来不能再喝了,要不是玉儿提醒的话,今晚上就彻底把心兰姐要教自己功夫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了。”
来到铁心兰的办公室外边,见屋里还亮着灯,陆云顿时舒了一口气,还好心兰姐没睡,要不然自己错过了这个机会,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教自己。
推了推门,居然在里边锁上了,陆云低声唤道:“心兰姐,开开门。”
话音未落,屋里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吱呀一声,铁心兰穿着很清凉的衣服,打开了门,微微笑道:“进来吧,我还以为你忘了今晚的事情。”
“哪能呢,我这不是来了么,嘻嘻。”陆云闪身进了屋,一双贼眼便开始在铁心兰身上乱瞅。

看网友对 418乱瞅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