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625 无语啊

625 无语啊

625章
“吃!”
依依不依不饶!
张美云也催促道:“陆云,你就吃两口吧,不然我们……”
“美云姐,我看陆云是想吃,要不你让他吃两口吧。”依依见陆云站在那儿动也不动,马上把矛头对准了张美云,“大点儿的满头吃起来才香呀,陆云,对不对?”
陆云头疼万分,自己不就了句实话么,至于这么着咱大晚上的啃馒头?若是没有口水喝的话,噎死算谁的?
“到底吃还是不吃?”
依依挺xiong步步紧逼,直到把陆云逼疯为之。
“咯咯……”炕上的马淑芬见陆云迟迟不肯下嘴,忍不住咯咯笑道,“云,你这臭子现在是越来越难伺候了,不就是让你吃两口大白馒头么,真有这么为难?你要是怕噎着的话,再喝两口婶的清泉怎么样?”
陆云咧嘴笑道:“如此,再好不过,有吃有喝才是康生活嘛。”
依依马上接口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吃,吃完去淑芬姐那儿喝水。”
张美云听着依依和马淑芬的话,心中有些不甘,馒头被吃了也就算了,现在居然会连陆云喝泉水的权利都被马淑芬抢了过去,现在自己就剩下这一出好戏了,万万不能再耽搁下去,万一再被抢走的话,岂不要哭死个求的了。
连声催促着陆云,陆云奇怪这张美云怎么这么积极的想让自己吃依依的旺仔馒头?当看到她眼中流露的焦急的眼神时,豁然开朗,嘿,想那个了吧……
依依站了许久,不见陆云有所行动,冷哼一声道:“怎么了,让你吃两口,还让你受委屈了是不,那好,想吃我还不给你吃了呢,吃你家美云的大馒头去吧。”气呼呼转身就向上炕。
陆云猛然伸手拽了她一把,随后快速绝伦的又把手重新抱住了张美云,看着依依笑道:“依依姐,你这性子也太急了,就不等等等啊,再了这吃馒头也要吃出感觉来不是,虽然有点儿淡然无味,但是总能管个饱。”
淡然无味!
依依忽然想到了什么,咯咯笑道:“等着啊,你会就给你把白馒头变成糖包子。”着,转身对马淑芬道,“淑芬姐,你们家有蜂蜜么?”
马淑芬愣了一下,不知道依依要蜂蜜做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有啊,我这就去给你拿。”下炕走到碗橱前,打开拿出了一瓶蜂蜜来交给依依。
依依接过,打开闻了闻,陶醉的道:“好甜啊的味道啊。”
陆云一脸不解的看着依依,心这娘们儿想要做什么?难道是要把蜂蜜抹点到她那两个白面馒头上边?
正寻思着,依依翻过瓶子倒出一些蜂蜜在手心,轻缓的涂抹在两个大白馒头上,不一刻涂抹完成,来到陆云面前,笑嘻嘻的道:“行了,现在吃吧,甜甜的不比你淑芬姐的山泉差。”
陆云还真猜对了,暗自佩服这依依娘们儿有些能耐,这法子都能想的出来,见依依在自己面前昂首挺胸,嘿嘿一笑,张嘴咬了下去。
“哎呀,你轻点儿,还真咬啊。”依依痛呼道。
香味清雅的蜂蜜涂抹在旺仔馒头上边,吃起来的味道确实美妙无比,陆云近乎贪婪的吃着,弄的依依全身好像有蚂蚁大军搬家经过似的,麻痒不堪。
张美云被陆云抱着,暗自惊叹今晚上算是真没白来呀,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玩法儿,长见识啊!
陆云吃的津津有味,把大白馒头上的蜂蜜全部卷进了嘴里,最后抬起头吧唧吧唧嘴道:“依依姐,怎么样,馒头也吃了,现在该让我们干活了吧。”
依依俏脸绯红,咯咯笑道:“云,难道你吃完馒头后,不想再喝点儿泉水么,别噎着。”
马淑芬盘腿坐在炕上,笑道:“还是算了吧,把这机会留给美云吧,我怕又是吃馒头,又是喝泉水的,等会儿时间太晚了,云根本放不出来,就要憋着回家了。”
陆云马上点了点头。
依依坏笑一声:“既然这样,那你们赶紧开始吧,我来帮你们一把。”话音刚落,依依别过身子,伸手抓住家伙事儿瞄准都不用,直接就是往上一扯。
啊——
陆云和张美云同时发出一声痛呼,陆云痛呼是因为没有防备被依依猛拽了一把,而张美云却是因为下边被陆云的大家伙强行突破,阵地的大门都还没来得及打开,就被强悍的闯了进去,撕裂般的痛楚传来,顿时痛呼出声。
“美云姐。”杜鹃闻言起身,飞快的下炕来到张美云身后,看了一脸坏笑的依依一眼,关心的问道,“美云姐,你感觉怎么样?”
张美云痛的冷汗直流,却强忍着痛楚,摇了摇头道:“放心,我没事儿,就是进来的太猛了一些,等会儿就好了。”
杜鹃看向依依,冷哼一声道:“你怎么这么粗鲁,你以为们都像你下边那样松弛嘛?”
杜鹃话一出口,张美云就知道坏事儿了,这杜鹃好端端的招惹依依干嘛。
果不其然,杜鹃话音落地,依依马上发飙道:“放屁,你那玩意儿就紧了?紧的话,会来我们村找男人?你紧,你紧,还不是被陆云一样弄的死去活来的?还什么能坚持到最后,没几分钟就完事儿了,自己羞的没脸见人,现在出来装什么好人,你以为自己是谁?”
依依嘴皮子犀利无比,一口气了一大堆,丝毫不给杜鹃反驳的机会。
“鹃子,先前我也是这么帮依依姐弄的,你就别搀和了,累的话去睡会儿,我真的没事儿。”张美云扭过头来打圆场,眼中充满的哀求,希望鹃子不要和依依继续吵下去。
都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四个女人聚在一起,这戏份自然要加重一些了。
杜鹃闻言,瞪了一眼依依转身上了炕,马淑芬却笑道:“吵什么,我找你们来不是吵架的,哪个再不听话的话,马上给我出去。”
张美云忙回道:“淑芬姐,都是姐妹,偶尔拌句嘴没什么大碍,鹃子也是担心我受不了,没别的意思。”
依依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黑乎乎的地方,心,你们那儿知道我的苦楚,这么松还不是为了生计,被那些臭男人欺负的?想到杜鹃那恶意中伤的言语,眼圈一红就要流下泪来。

看网友对 625 无语啊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