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771 对轰

771 对轰

第一节课,依旧是陆云的老对头-班主任歪脖子烧鸡的课,课上了一半,王诗雨听的津津有味,陆云却听的云里雾里,无他,单单是看到歪脖子烧鸡站在讲台上,歪哒着一颗秃顶脑袋,拿着课本唧唧歪歪的念个不停,陆云就觉得心里烦的要命,若不是歪脖子烧鸡时不时的向陆云这边看上一眼,陆云早就趴在课桌上做白日去了,不得在里还能遇见个美女神马的。
“诗雨。”陆云终于受不了歪脖子烧鸡的唧唧歪歪,准备找点儿事情做,而第一目标自然就是同桌王诗雨了。
“干嘛?”王诗雨看了一眼站在讲台上的歪脖子烧鸡,低声询问道,之前的尴尬已经一扫而空,现在王诗雨一门心思都在听讲上,语气稍显不耐。
“嘿,没什么,就是烦的要命,想和你话。”陆云把课本竖在课桌上遮挡着自己的脸颊,低声笑道。
“我要上课,有什么话下课再吧。”王诗雨虽然性格有些像男孩子一般,但是学习方面绝对不含糊。
下课再?下课以后咱有的是事情,哪儿有功夫和你墨迹。
“嘿,别呀,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呢,我就嘴贫了点儿,其实人还是不错的,要不然能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喜欢我?”陆云自恋的笑了笑。
王诗雨一阵无语,这人还能无耻点儿么,自己和这么一个自恋到极致的家伙同桌,到底是悲还是喜?
“你别和我话了,被老师发现又要收拾你了。”一周的时间,王诗雨便已经看出陆云和班主任俩人不对付了,不过让王诗雨郁闷的是,班主任为啥非要让陆云和自己同桌,这么一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在自己身边,哪儿能安心听得进去课,真不知道班长梁红玉是怎么在陆云的骚扰下,却依旧能保持全班第一的学习成绩的。
“没事儿,那歪脖子若是想找茬的话,根本就不用费那么多周折,随便找个借口就够我喝一壶的。”陆云微微的摇了摇头,道,“其实我就是想问你一句话,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后,我就老老实实的听课。”
听到陆云的话后,王诗雨疑惑道:“什么话啊?”
陆云脸色一正,悄声道:“其实我就是想问问,刚才你为啥非要让离开座位后,才让我进来呢?”
陆云一直没把这芝麻大的一点事儿忘记,此时憋了大半节课,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王诗雨却莫名的脸一红,低声道:“你自己做的好事儿你自己不知道么,居然还好意思来问我。”
陆云一怔,不解的道:“我对你做过什么事情?不就是在树林里我把你打败以后,在你那两座雪山上摸了两把么,其他的好像也没什么过分的举动吧,”
被陆云提起在学校外的树林里的事情,王诗雨顿时红着脸,轻声啐道:“不许你提树林里的事情,你耍诈那根本就不算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不出口。”
不管王诗雨性格如何,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对于那件事情如何能让她得出口呢。
陆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对她做过什么,难道是以前上课的时候,自己拿纸团儿袭击她雪山的事情,到现在还让她耿耿于怀,不像啊,王诗雨要真是记仇的人儿,陆云早就不会跟她扯这些没用的了。
“诗雨啊,我真想不起来自己对你做过什么了,让你见到我就对我那么大的火气,好歹咱俩以后也是长期的同桌了,总这么斗气不是这个法子不是,有什么事情咱敞开心扉个明白呗。”陆云净捡一些掏心窝子的话来,其目的不外乎就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欺负’过王诗雨美女。
王诗雨沉默了片刻,心中思量着若是被陆云这么无休止的问下去的话,自己这课算是没法子上了,索性硬着头皮,把他自己做过的事情告诉他也无妨,以后也好让他自己有所收敛。
“好吧,我告诉你,但是你得保证,我告诉你之后不许笑,不许上课跟我话,你也要好好的听课。”王诗雨红着脸道。
见王诗雨松了口,虽然提了一些要求,但是却全部都在情理之中,微微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笑你的,只要不是歪脖子烧鸡的课,我保证认真听讲,不打扰你。”
有了陆云的保证,王诗雨松了口气,神态扭捏的道:“还不是因为你上周的时候,硬要闯过去,用你那东西杵到我了。”完,便将头埋在了竖立起的书本上,再也不敢看陆云一眼。
陆云豁然醒悟,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自己那次确实在硬闯的时候,家伙事儿抬起了脑袋,子王诗雨的后背和屁屁上边蹭了两下。
“什么东西啊,难道我拿棍子捅你了么?”陆云揣着明白装糊涂,实在是王诗雨娇羞时的神态让陆云有些着迷,这么彪悍的丫头,居然也有害羞的时候,还玩!陆云决定继续逗逗她。
“哎呀,反正就是那东西了呀,你别问了,该的我都已经了,我要听课了。”王诗雨羞得无地自容,陆云这家伙明明就是故意的嘛,自己都的那么明白了,还要继续问下去,而且还弄出什么棍子来……

“报告!”
一个男生的声音忽然之间响起,打断了歪脖子烧鸡的讲课和陆云接下来的话。
陆云歪着身子向教室门口望去,只见教室门口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男生,不是磊子是谁!难怪刚刚去玉儿那的时候,没有看到磊子在座位上,原来竟是迟到了。
歪脖子烧鸡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磊子,脸上渐渐浮起一抹怒色,似乎在责怪磊子打断了他的讲课,伸手在秃脑门上挠了两下,随后手指教室外边,冷声道:“教室外边站着听课去。”
靠!陆云一看歪脖子烧鸡要冲磊子下线,心中顿时冒了火,正要站起来和歪脖子烧鸡理论,只见磊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大声道:“报告,我虽然来晚了,但是凌老师过体罚学生是不对的,剥夺学生听课的权利更加不对了,你虽然是班主任但是犯了错,也必须要纠正过来。”
哗!
要上周磊子的脾性大变已经够让全班的学生吃惊的了,现在居然敢当面顶撞学校所有老师中的刺头歪脖子烧鸡,全班一下子便炸了锅,几十个学生窃窃私语,男生磊子有种,女生则磊子疯了。
王诗雨知道磊子经常和陆云混在一起,此时因为磊子的一句话,陆云脸上都笑开了花,撅着嘴道:“还好意思笑,当面顶撞老师,都是你教出来的吧,你咋不教人点好呢。”
“嘿,你知道什么,这叫爷们儿,咋没见磊子和别的老师硬杠,歪脖子烧鸡体罚学生本来就不对啊,你在县城读书的时候,你们老师也这样动辄就让学生站到教室外边去么?”陆云撇了撇嘴,对王诗雨的话大为不满意。
王诗雨被陆云噎了一句,半天不上话来,不过陆云的也对,在县城很少有体罚学生的老师,但是这儿毕竟是乡下……
“李磊,翅膀硬了是不是,居然敢和我顶嘴了,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越来越没有教养了。”歪脖子烧鸡被磊子也噎的够呛,先往陆云这边瞪了一眼后,随即便向磊子开炮。
陆云也火了,双手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然而身子只起了一半,整个人便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扭头看了一眼王诗雨,支吾道:“诗……诗雨,你……”
“别话了,班主任这会儿针对你,指桑骂槐呢,你别自找没趣。”王诗雨看都不看陆云一眼,声着,却没有把拦住陆云的手臂抽回来。
“不是,我的是你……”
“告诉你别话了,不然我不管你了。”王诗雨紧盯着班主任,生怕陆云忍不住俩人又掐起来。
“哦……那我待会儿,在跟你。”陆云低头看了看王诗雨放在自己身上的手,一时间百感交集。
却不想磊子现在当真是大变样,听到歪脖子烧鸡的话后,马上反击道:“老师,你是我的班主任为人师表者,我当然要跟你学习了,你怎么做人我㊣依样画葫芦,总不能出去以后别人问我是谁的学生,我出来以后让人摇着脑袋不像不像吧。”
轰!
教室内又炸了锅,磊子心中得意,自己不就是晚来的一会么,想体罚,做去吧,你有钢炮咱有迫击炮等着哄你这秃脑门的歪脖子鸡。
歪脖子烧鸡被气得七窍生烟,有火还发不出来,若是再和磊子纠缠下去,无疑是自己为师不良,没有教好学生,冷冷的哼了一声,歪脖子烧鸡冲磊子道:“进来吧,回座位好好听课。”
“谢谢老师。”磊子冲歪脖子烧鸡嘻嘻一笑,举步进了教室,边走边偷偷向陆云这边看了一眼。
陆云竖起大拇指,示意,好子,干得不错,以后就这么对付歪脖子鸡!
……

看网友对 771 对轰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