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787有的忙活了

787有的忙活了

一掌劈了他!
五个字却犹如千斤巨锤一般,重重的击在了王老太太的心坎上,眼前的情景着实太过诡异,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轻轻一掌便把厚达尺许的墙壁拍了个窟窿,这……这是人还是妖!
王老太太只不过是个在村里撒泼耍赖的泼妇而已,何曾见过这等阵势,漫天尘土飞扬中,这年纪并不大的老太太全身犹如筛糠一般抖个不停,颤巍巍的伸手指着铁心兰烂,哆哆嗦嗦的道:“你……你……”
铁心兰莞尔一笑,道:“我什么我,赶快把你家老二叫过来,一个大男人居然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以后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陆云还从来没有见过王老太太这般怕过一个人,看着这搔气十足的老娘们儿,心中乐翻了天,该,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臭老太婆,今个遇到克星了吧。
王老太太哆嗦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没有出来,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让她真心的以为铁心兰是妖不是人,脸色急剧变化中,猛然发一声喊道:“老二,快跑啊,赵家来了个女妖怪。”
王老二此时正躲在院子中的一棵大树后边,静静的听着自己的老娘和陆云还有那貌若天仙一般的人儿交谈,没成想原本的好好的,只听轰隆一声响,老娘便发出了一声恐怖之极的尖叫。
妖怪!
这大白天的老娘不会是脑子出了问题了吧,王老二心里虽然不解,但是听到老娘那一声尖锐的叫声过后,马上冲到了厕所里,看着全身颤抖个不停的王老太太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王老太太手指铁心兰道:“她……她是妖怪,儿啊,你……你快跑。”
“娘,你什么呢,这哪儿来的妖怪,明明就是一个大姑娘嘛。”王老二瞄了一眼铁心兰,想不明白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人儿怎么会被老娘成是妖怪?
“混账东西,人能一巴掌把墙壁拍出一个大窟窿来?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王老太太怔怔的看着铁心兰,呢喃自语道,“你不跑我跑,这女人是妖怪,老赵家出了个女妖怪啊。”
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般,王老太太发一声喊,甩开王老二搀扶着自己的手,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厕所,留下一脸惊怔的王老二。
铁心兰笑着冲王老二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王老二被铁心兰的笑容,勾的心中一颤,忘却了老娘的话,涎着脸从墙壁的破洞中来到了陆云家的厕所内,不知死活的来到铁心兰面前,猥琐至极的笑道:“你叫我。”
铁心兰笑着点了点头,伸出青葱玉指,就往王老二的脑门上戳来。
陆云一看这架势,心中暗叫糟糕,心兰姐动了肝火要杀人了。急忙蹿前一步,拦在铁心兰身前,只要铁心兰继续把手指戳出去,陆云的后脑勺马上就要多个血窟窿。
“王老二,你这色心病狂的家伙,还不回去看看你老娘。”陆云大声呵斥,顺便冲着王老二连使眼色,希望这色胆包天的家伙能意识到眼前的危险。
然而,王老二此时早就被铁心兰的笑容勾去了魂儿,哪儿能明白陆云的良苦用心,还以为是这子故意不让自己和铁心兰接触,顿时恼羞成怒道:“陆云,你踹我那几脚还没跟你算账,现在又来和我捣乱,滚一边去。”着,伸手推了一把陆云。
陆云现在的气力不比一个壮汉差,甚至还有过之,然而不曾防备下依旧还是被王老二推了个趔趄,向后退了两步直接撞在了铁心兰的身上。
“我艹,你这傻-逼给脸不要脸是吧。”陆云心头火起,更怕铁心兰再次出手,稳住身形来不及和铁心兰什么,一个垫步上去,飞脚踹在了王老二的腹上。
接连被一个毛孩打,王老二也飙了起来,怒吼一声,一记直拳直奔陆云的面门。
“我艹啊,你这傻-逼怎么就不开窍,在不跑命都没了。”看王老二非但没有领会自己的苦心,反而怒叫着挥拳向自己打来,陆云心中郁闷无比,这二货尼玛比的就是个欠干的虎玩意儿。
眼看王老二一拳就要砸在自己的面门上,陆云不及多想就要矮身闪避,哪成想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横向移出了两步,百忙中扭头看向王老二和铁心兰。
只见铁心兰笑颜如花,手指点出,正中王老二的拳头。
嗷——
王老二猛然发出一声惨叫,左手抱右手,跳脚乱蹦,鲜血从指缝间挥洒飘落,滴落在地面上,留下无数梅花似的血痕。
“看在陆云的面子上,今天饶了你的狗命,下次再敢犯,非挖出你的眼珠子不可,滚。”铁心兰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铁老太太那冰冷如山的冷厉。
王老二哪儿能想到前一刻还对自己笑颜如花的女子,眨眼之间便变成了蛇蝎一般的存在,原本还在担心自己的那一拳会伤到她,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自己傻-逼二百五了,想到他老娘的那番话,嗷呜一嗓子:“妖怪啊。”连蹦带跳的蹿出了陆云家的厕所。
陆云看着王老二蹦蹿离开的身影,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还好没出人命,这该死的王老二也确实可恶,自己那么暗示他,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活该!
铁心兰㊣没事儿人似的,揉着手指,看着被自己拍出两个大洞的墙壁道:“陆云,这墙怎么弄,不修好的话,怎么上厕所啊?”
陆云苦笑道:“心兰姐,待会儿我弄点砖泥垒砌一下,等三叔回来以后在吧。你刚刚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想要了王老二的命。”
铁心兰失笑道:“我要他命做什么,只不过是想抠掉他一个眼珠子而已,这种人不给他教训,以后还会继续犯。”
陆云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双手一摊道:“现在好了,厕所没上成,倒把厕所的墙给弄了俩窟窿,有的忙活了。”
一掌劈了他!
五个字却犹如千斤巨锤一般,重重的击在了王老太太的心坎上,眼前的情景着实太过诡异,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轻轻一掌便把厚达尺许的墙壁拍了个窟窿,这……这是人还是妖!
王老太太只不过是个在村里撒泼耍赖的泼妇而已,何曾见过这等阵势,漫天尘土飞扬中,这年纪并不大的老太太全身犹如筛糠一般抖个不停,颤巍巍的伸手指着铁心兰烂,哆哆嗦嗦的道:“你……你……”
铁心兰莞尔一笑,道:“我什么我,赶快把你家老二叫过来,一个大男人居然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以后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陆云还从来没有见过王老太太这般怕过一个人,看着这搔气十足的老娘们儿,心中乐翻了天,该,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臭老太婆,今个遇到克星了吧。
王老太太哆嗦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没有出来,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让她真心的以为铁心兰是妖不是人,脸色急剧变化中,猛然发一声喊道:“老二,快跑啊,赵家来了个女妖怪。”
王老二此时正躲在院子中的一棵大树后边,静静的听着自己的老娘和陆云还有那貌若天仙一般的人儿交谈,没成想原本的好好的,只听轰隆一声响,老娘便发出了一声恐怖之极的尖叫。
妖怪!
这大白天的老娘不会是脑子出了问题了吧,王老二心里虽然不解,但是听到老娘那一声尖锐的叫声过后,马上冲到了厕所里,看着全身颤抖个不停的王老太太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王老太太手指铁心兰道:“她……她是妖怪,儿啊,你……你快跑。”
“娘,你什么呢,这哪儿来的妖怪,明明就是一个大姑娘嘛。”王老二瞄了一眼铁心兰,想不明白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人儿怎么会被老娘成是妖怪?
“混账东西,人能一巴掌把墙壁拍出一个大窟窿来?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王老太太怔怔的看着铁心兰,呢喃自语道,“你不跑我跑,这女人是妖怪,老赵家出了个女妖怪啊。”
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般,王老太太发一声喊,甩开王老二搀扶着自己的手,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厕所,留下一脸惊怔的王老二。
铁心兰笑着冲王老二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王老二被铁心兰的笑容,勾的心中一颤,忘却了老娘的话,涎着脸从墙壁的破洞中来到了陆云家的厕所内,不知死活的来到铁心兰面前,猥琐至极的笑道:“你叫我。”
铁心兰笑着点了点头,伸出青葱玉指,就往王老二的脑门上戳来。
陆云一看这架势,心中暗叫糟糕,心兰姐动了肝火要杀人了。急忙蹿前一步,拦在铁心兰身前,只要铁心兰继续把手指戳出去,陆云的后脑勺马上就要多个血窟窿。
“王老二,你这色心病狂的家伙,还不回去看看你老娘。”陆云大声呵斥,顺便冲着王老二连使眼色,希望这色胆包天的家伙能意识到眼前的危险。
然而,王老二此时早就被铁心兰的笑容勾去了魂儿,哪儿能明白陆云的良苦用心,还以为是这子故意不让自己和铁心兰接触,顿时恼羞成怒道:“陆云,你踹我那几脚还没跟你算账,现在又来和我捣乱,滚一边去。”着,伸手推了一把陆云。
陆云现在的气力不比一个壮汉差,甚至还有过之,然而不曾防备下依旧还是被王老二推了个趔趄,向后退了两步直接撞在了铁心兰的身上。
“我艹,你这傻-逼给脸不要脸是吧。”陆云心头火起,更怕铁心兰再次出手,稳住身形来不及和铁心兰什么,一个垫步上去,飞脚踹在了王老二的腹上。
接连被一个毛孩打,王老二也飙了起来,怒吼一声,一记直拳直奔陆云的面门。
“我艹啊,你这傻-逼怎么就不开窍,在不跑命都没了。”看王老二非但没有领会自己的苦心,反而怒叫着挥拳向自己打来,陆云心中郁闷无比,这二货尼玛比的就是个欠干的虎玩意儿。
眼看王老二一拳就要砸在自己的面门上,陆云不及多想就要矮身闪避,哪成想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横向移出了两步,百忙中扭头看向王老二和铁心兰。
只见铁心兰笑颜如花,手指点出,正中王老二的拳头。
嗷——
王老二猛然发出一声惨叫,左手抱右手,跳脚乱蹦,鲜血从指缝间挥洒飘落,滴落在地面上,留下无数梅花似的血痕。
“看在陆云的面子上,今天饶了你的狗命,下次再敢犯,非挖出你的眼珠子不可,滚。”铁心兰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铁老太太那冰冷如山的冷厉。
王老二哪儿能想到前一刻还对自己笑颜如花的女子,眨眼之间便变成了蛇蝎一般的存在,原本还在担心自己的那一拳会伤到她,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自己傻-逼二百五了,想到他老娘的那番话,嗷呜一嗓子:“妖怪啊。”连蹦带跳的蹿出了陆云家的厕所。
陆云看着王老二蹦蹿离开的身影,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还好没出人命,这该死的王老二也确实可恶,自己那么暗示他,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活该!
铁心兰没事儿人似的,揉着手指,看着被自己拍出两个大洞的墙壁道:“陆云,这墙怎么弄,不修好的话,怎么上厕所啊?”
陆云苦笑道:“心兰姐,待会儿我弄点砖泥垒砌一下,等三叔回来以后在吧。你刚刚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想要了王老二的命。”
铁心兰失笑道:“我要他命做什么,只不过是想抠掉他一个眼珠子而已,这种人不给他教训,以后还会继续犯。”
陆云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双手一摊道:“现在好了,厕所没上成,倒把厕所的墙给弄了俩窟窿,有的忙活了。”

看网友对 787有的忙活了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