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800千杯不醉

800千杯不醉

痛快!
陆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酣畅淋漓,什么叫做一尿千里。
十几年来第一次发觉,原来撒尿也他么的可以这么舒服!
灵感迸发,忽然想起了某部书上,一个从恶人谷里出来的坏家伙的一句话,人生最痛快的事情是什么?
——蹲五谷轮回之所!
陆云现在是深有体会啊,不过也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一边把鸟管子塞回裤子里,一边自我检讨:以后万万不能再让这家伙闭嘴了,不过若是和女女做那事儿的时候,闭上嘴巴的话,我勒个去,那自己岂不就是无敌的存在了?只要体力够的话,三千后宫又能怎么样,一夜之间便能全数御遍,省的像那些帝皇一样,后宫佳丽三千人整天吃醋耍疯玩阴谋的,这可不是陆云所愿意看到的。
一边走出厕所,陆云用动起了心思,看来若是想把体力加倍提升上去的话,还要去找大胡子叔叔,讨点儿秘方才是,若不然的话,多喝几次十全大补汤就是了。
心里打着算盘,陆云进了屋,见华子一张脸已经通红,尚且在一杯接着一杯的往嘴里倒酒,而铁心兰则巾帼不让须眉,和华子平喝,脸色居然半点儿都没变。
“陆云,再去买点儿酒回来。”铁心兰晃了晃手里的空啤酒瓶,抬头冲刚刚走进屋里的陆云了一句。
华子打着酒嗝,话磕磕巴巴的道:“对,云,再去买酒来,叔这儿有钱。”着,从兜里掏出几张十块的票子放到了桌子上,随即便扭头冲着铁心兰道,“铁老师,你这酒量真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铁心兰笑而不语。
陆云看了一眼华子,心:再喝下去的话,华子叔你就真的要五体着地了。
趁华子倒酒的功夫,陆云迅速朝铁心兰招了招手,转身出了屋。
铁心兰紧跟着走了出来,问道:“怎么了?”
“心兰姐,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的话,华子叔不知道会出什么醉话来,到时候惹了你的话,我……”陆云为难的道,华子有个毛病,喝醉了以后,心里无论有什么秘密都会竹筒子倒豆腐一点儿不剩的全部出来,当然前提是和自己交心的朋友一起。
铁心兰笑道:“就为了这个啊,放心。不管他什么我不恼就是了,快去买酒,我也正好的高兴呢,好长时间没有这么痛快的喝过一次了。”
“可王黑虎那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这么喝下去的话,万一那些人来了以后,误伤了华子叔……”
“放心,有我在就那些猪啊狗啊的,绝对连屋门都进不了。”铁心兰宽慰似的笑了笑道。
其实,陆云最怕的还是华子留不住嘴,拿铁心兰的样貌事儿,毕竟像铁心兰现在本来的样貌,有那个男人见了会不动心?华子虽然老实儿,但是毕竟是个男人,还是个龙精虎猛的壮汉,自然也难免会有那种心思。
“臭子,你是不是怕我把你支出去以后,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出来?”铁心兰伸手在陆云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笑骂道。
陆云苦笑道:“心兰姐,我不是怕你,我是怕华子叔,毕竟喝醉了人容易犯糊涂,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那你是不去买喽,好吧,你不去我自己去,又不是不认识路。”铁心兰着径直下了台阶。
陆云一看这架势,自己不去是不行了,连声道:“我去,我去行了吧,心兰姐你回屋吧。”
“这还差不多,身上还有钱没?”铁心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而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十分隐秘的苦楚,心中似乎有什么难以言表的痛苦一般,需要借着酒劲发-泄出来。
“有,还有很多。”陆云把钱掏出来,冲铁心兰晃了晃。
“去吧。”铁心兰完,径直回了屋。
出了自家的院子,去往卖部的路上,陆云脚步飞快,心中暗暗祈祷华子叔千万不要犯什么糊涂,些不该的话,心兰姐对自己好,不代表对所有人都好,在学校对其他人便是很好的例证。
索性买了酒回来以后,铁心兰脸色一如平常,看不出有什么羞恼的样子,陆云总算是放下了心,打开啤酒,自己留了一瓶,剩下的全部推到了华子和铁心兰面前。
华子和铁心兰似乎飙上劲儿了,一瓶瓶的啤酒接连下肚,华子中间去了几趟茅厕,而铁心兰却坐在那儿动也不动,一杯杯的啤酒灌下去,好像跟喝凉白开差不多,只是即便是喝凉白开这肚子也要能装的下啊。
“心兰姐,别喝了,会喝坏身子的。”趁华子去厕所的当儿,陆云来到铁心兰身边,试图拿过她手中的杯子。
铁心兰扭头看了一眼陆云笑道:“担心什么,这酒不过只是在我嘴里溜过一遍而已,你低头看看脚下的啤酒瓶子。”
陆云闻言,低头一看,心中顿时一惊,只见那四五个被铁心兰喝光啤酒的酒瓶,此时却都已大半满,诧异的看着铁心兰道:“心兰姐,这……我明明看到你把酒全都喝了下去,怎么会……”
铁心兰低笑一声,放在桌子上的右手忽然下垂,也不见有何动作,食指指尖处骤然有一道水柱冲出,准确无误的落进了她脚下的酒瓶子中。
陆云一脸的惊诧:“心兰姐,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铁心兰收回手指,笑道:“内劲真气而已,没什么大惊怪的,等以后时机成熟我会慢慢教你的,也能让你千杯不醉。”
陆云欣喜若狂,这他么的越来越玄乎了,很多只在武侠和电视上看到的情形,居然被自己遇到了,这他么的要是学会了的话,和女女做那事儿无敌,和男人喝酒无敌,若是以后再遇上别的奇遇神马的,自己岂不就是超人一般的无敌存在了?
“心兰姐,我什么时候能学?”陆云迫不及待的问道。
“处理完这件事情以后,我会先教你一些入门的吐纳之法,到时候你慢慢练习就是了。”
话落,咣当一声,门被推开,华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

看网友对 800千杯不醉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