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815 被叮了

815 被叮了

815章被叮了
铁心兰似乎完全不担心陆云会对自己使坏,背对着陆云不消一刻,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陆云看着铁心兰完美的曲线,心里仿佛猫挠一般,这火儿是随着铁心兰每一次的呼吸,噌噌噌的往上蹿,头顶冒汗,在这么下去陆云简直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心中的火焰把脑门烧的和歪脖子烧鸡一样!
受不了鸟!
陆云在心中低吼一声,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之后,低声唤道:“心兰姐,心兰姐……我背后被蚊子叮了一口,你帮我挠挠……”
铁心兰却似乎真的睡熟了一般,对陆云的唤声没有丝毫的反应。
嘿!有了!被蚊子叮了一口,嘿嘿!
陆云被自己无意中出了话,激发了灵感,偷偷的把蚊帐的掀开一角,顷刻间,一直徘徊在蚊帐外的众多蚊子大军似乎闻到了铁心兰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低鸣着拼命往蚊帐里钻。
好家伙,还真拿哥们当免费的吸血晚餐了!
陆云见差不多了,急忙把蚊帐重新压好,一边轻轻挥舞着手臂不让蚊子近身,一边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众蚊子大军吸在陆云的不停挥手踢腿乱拍之下吸不到血,自然而然的便把目标转移到了铁心兰身上,蚊子的低鸣声在铁心兰身边此起彼伏,很快熟睡中的铁心兰身上便被叮了不少疙瘩。
“心兰姐,你可别怪我啊,一会儿我拿点花露水给你抹抹。”陆云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忍,为了自己的兄弟和心兰姐的妹妹顺利会师,现在只能委屈一下她这当姐姐的了。
在一众蚊子兄弟的不懈努力下,铁心兰终于有了反应,不停的拍打着手臂肌肤,啪啪的声响颇为清脆。
陆云听的一阵担心,这铁巴掌这么用力的拍打自己的手臂,难道就不会痛?!
痛,当然痛,但是更让铁心兰难以忍受的痒,各种痒!
“哎呀,陆云这蚊帐里怎么弄进来这么多蚊子,是不是你故意的?”铁心兰终于再难忍受,从睡中被骚扰醒,迅速挥动的手臂驱赶着靠近自己的蚊子。
陆云早就躺好装睡,听到铁心兰的话后,急忙坐起身,揉了揉双眼道:“心兰姐,我怎么没感觉到有蚊子在叮我?”
“哎呀,怎么没有,你看着蚊子,钻我衣服里去了呀,快帮我弄出来,拍死它。”铁心兰一阵惊叫,迅速抖动着自己的上衣。
陆云拽住灯绳打开灯,就见铁心兰手忙脚乱的挥舞着身边的蚊子,那一对傲娇的雪白一阵波涛汹涌般的猛烈颤抖,看的陆云口水横流,真想就这么直接的扑上去,用嘴巴挨个儿吃一遍。
“你看什么呢,还不快来帮我!”铁心兰见陆云怔怔的坐在那儿,居然不帮自己驱赶蚊子,怒冲冲的道。
“嘿嘿,心兰姐,我这就来帮你。”陆云站起身,把蚊帐口撩开,俯身拿了一把蒲扇,在蚊帐内一阵猛扇,帮了陆云大忙的蚊子兄弟们,被陆云这一通猛扇逼的无法在蚊帐内藏身,纷纷低鸣着冲了出去,盘旋在不远处低鸣不已,似乎在责怪陆云不讲道义,过河拆桥。
“尼玛的,今晚上算是便宜你们了,叫个毛,再叫弄把火烧了你们。”陆云看着把蚊帐重新弄好,看着正在身上挠痒痒的铁心兰,心头闪过一丝愧疚,“心兰姐,我帮你挠。”
“你怎么搞的,居然放进了那么多的蚊子来,而且没一只去咬你的,是不是你在这里面做了什么手脚了?”铁心兰双眼目光洒然,似乎要看到陆云心里去。
陆云见铁心兰白嫩的手臂上被叮咬了不少的红疙瘩,心头虽然不忍,但是却很是坦然的和铁心兰对视,施展出超级无敌厚脸皮,问心无愧的道:“心兰姐,我身上一身的臭汗味,那些蚊子放着一个香喷喷的美女不咬,会来咬我?”
铁心兰气急,用力抓挠着身上被蚊子叮咬过的地方,急道:“快帮我挠挠啊,痒死了!”
“我去拿花露水。”陆云着就要掀开蚊帐下炕。
“别,你还折腾,再把蚊子放进来叮我是不是,帮我挠挠,快点儿。”铁心兰似乎痒的难受至极,连声的催促着陆云,语气中满是不耐。
见铁心兰收了刀子一般的目光,陆云心里松了口气,第一步计划成功,只是不知道那些蚊子兄弟都叮咬在了心兰姐身上什么位置,如果是叮咬在……
陆云低笑两声,在铁心兰再一次的不耐下,终于伸出了磨爪子,触摸到了铁心兰手臂上的肌肤。
“擦,这些蚊子怎么净捡女人欺负,看来叮心兰姐你的都是一群色蚊子。”陆云为了分散铁心兰的注意力,笑嘻嘻的打趣道。
“去你的,我看这八成就是你搞出来的鬼,等会儿被我找到证据的话,臭子,今晚上你就惨了。”铁心兰看着自己手臂上被挠的红通通的,眼圈一红,差点儿流下眼泪来,现在对她已经不是那个人见人畏的冰山美妇人,而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春靓女。、、
“别哭,你可是铁老太太,别哭鼻子破坏了你在我心中高大伟岸的形象。”陆云察言观色,便知道铁心兰马上要哭鼻子了,脑筋一转急忙制止。
别的都好,就是这女孩子哭,陆云还真就没什么好的办法应付,尤其是铁心兰,这要是因为被蚊子叮咬了几口哭鼻子的话,陆云拿脑袋撞墙的心都有了。
“你叫我啥?”铁心兰眨了眨眼睛,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却对陆云的话心生不满。
“铁老……心兰姐呀。”陆云嘿嘿一笑,“以前叫顺嘴儿了,一下秃噜出来了,心兰姐你别往心里去啊。”
铁心兰轻哼一声道:“叫就叫呗,我就是要让每个人都怕我,怕到深入骨髓,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
陆云猛然一怔,呆呆的看着铁心兰道:“心兰姐,你……你怎么了?”
“没什么啊,怎么,我这么你觉得很奇怪么?”铁心兰似乎察觉到了自己方才的语气太过冷冽,冲陆云微微一笑道。
“哦。”陆云应了一声,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就是忽然之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我感觉有些陌生罢了。”
“臭子,你还对我觉得陌生,我身上那一片肌肤没被你这色狼看过,你还想怎么熟悉?”铁心兰心中暗叹一声,自己的难言之隐,不可对陆云啊,是以便坏坏对陆云嗔道。
陆云挠着脑袋,一脸不解的看着铁心兰,心道:都六月的天孩子的脸,那是变就变,可看心兰姐方才的转变,简直比六月天还要孩子脸。
“哎,往下点儿,不对,是左边。”铁心兰背对着陆云指挥道。
此时陆云的手爪子已经伸进了铁心兰的衣服内,在她的光滑细腻的后背上进行探索抓挠,一边听从着铁心兰的指挥,一边暗自欣喜:这蚊子兄弟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居然叮咬到了心兰的后背,这一番挠下来,手指没少触碰到铁心兰的罩罩带子。
没触碰一下包裹着铁心兰那两个硕大的柔软的罩罩带子,陆云的心便仿佛心海被投进了一粒石子,泛起层层的涟漪。
一个十分可耻的念头,忽然之间浮上了陆云的心头:自己这么荡漾,如果是个女孩子的话,会不会已经水流如柱,泛滥成灾了?
答案是肯定的,兄弟都已经翘成那样了,若是个妹妹的话,肯定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兄弟来认亲咯。
陆云就不明白了,自己现在这么荡漾,心兰姐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要不要把手伸到前边,来搞个突然袭击神马的,然而,当手指再次触碰到罩罩的带子之时,陆云马上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虽心兰姐的棉花球个头不,那罩罩只能包裹住大部,但是那两粒棉花种子却被紧紧的掩藏在里边,自己这么贸然伸手过去的话,根本就试探不出她那两颗棉花籽儿是不是已经吸水张挺了。
“陆云,轻点儿挠,有些痛啊。”铁心兰忽然娇声道。
陆云思绪被打断,忙放缓了手上的力道,呵呵笑道:“心兰姐,现在感觉㊣舒服多了吧?”
铁心兰似乎还在怀疑这件事情是陆云捣的鬼,轻哼一声道:“是啊,不过我很怀疑是某人有预谋的针对我,才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的。”
陆云晕了,下三滥的词儿居然从铁心兰口中冒出来形容自己,顿时满腹委屈的一边帮着铁心兰挠痒痒,一边抗议道:“心兰姐,这怎么能怪我,是你身上太香了嘛,我倒是愿意替你受过,但是那蚊子不听我的不是,要不我下去洗个澡,弄点儿凡士林什么的抹身上,让蚊子再叮我一次?”
“变态,哪有这么糟践自己的,好了,我不怀疑你了好了吧,好好给我挠挠,这可恶的蚊子讨厌死了,净捡一些不该叮咬的地方咬。”铁心兰颇为难受的扭了扭身子,手似乎想伸往身下,但是却又怕被陆云看到取笑自己,一时踌躇难定,痒的难受。

看网友对 815 被叮了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