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885亲自上阵

885亲自上阵

有仇不报非君子!
陆云可是个很记仇的家伙,虽然大黄没咬到他,虽然是他先要把大黄的狗货割掉,大黄才会发飙张开狗嘴一通疯咬!
大黄似乎感到了危险的气息,呜呜不安的在寡妇春梅的臂弯里叫着,不过这一次寡妇春梅已经不敢再有半点儿的分心,把大黄的狗头夹得死死的,任大黄怎么折腾也无法再次挣脱。
陆云吹了声口哨,可把寡妇春梅给弄了个哭笑不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陆云居然还像没事儿人似的,在吹着口哨跟大黄叫板,看了一眼已然昏死过去的大黄,强笑道:“云,你想好了法子没有,枝……”
陆云挥了挥手道:“这娘们儿也该让她吃点儿苦头,疼昏过去更好,有她在一边嗷嗷的叫唤,哪儿能想出什么好的法子来,不过她这一消停,我马上就有主意了。”
寡妇春梅一听陆云想到完全的法子,顿时喜笑颜开,急声问道:“快,是什么法子,咱们赶紧把大黄的狗货弄出来吧。”
陆云神秘了一笑,低头瞄了一眼原本是个让男人想入非非的水井,现在却被大黄的狗货所占据的地儿,一言不发的跳下炕,径直出了屋子。
寡妇春梅一看陆云啥也不就出了屋,以为他的好法子,就是任由大黄这么骑着枝,心头一慌,放开大黄的狗头,紧随着陆云出了屋子。
可怜的大黄,似乎也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样的悲惨命运,一双狗眼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枝,眼中目光闪烁,似乎在,你咋这么不经折腾,看看现在好了吧,连累的狗爷我马上就要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臭子折磨……
“云,你等等。”寡妇春梅出了屋,见陆云径直向正屋走去,急忙跟上。
进了屋,陆云因为之前而有些看到枝吃大黄的狗货时产生的恶心感,随着大黄的狗货卡在那娘们儿的水井里,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抄起寡妇春梅重新倒的一杯水,咚咚喝了两口,心:真他么的长见识了啊。这一天可真没白过,和狗玩,居然被卡住了,哇咔咔!
“云,你……”寡妇春梅进了屋,看陆云正优哉游哉的坐在椅子上喝着白糖水,细腻这个急啊,都快要出人命了,这家伙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着急呢?
陆云放下杯子,冲寡妇春梅笑道:“春梅姐,你放心就好了,绝对不会出什么事儿,你帮我准备些东西,待会儿咱们就把大黄的狗货从枝的水井里抽出来。”
寡妇春梅见陆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现在除了等陆云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法子可想,寡妇春梅忽然发现,这一个家,若是没有个男人在的话,遇到什么事儿当真是苦!逼的很啊!
知道现在不是自己伤感的时候,寡妇春梅坐在陆云身边,静静的等待着这特能折磨人的祖宗,把需要准备的东西告诉自己。
一杯白糖水终于被陆云消灭干净,抹了抹嘴。陆云冲寡妇春梅嘿嘿一笑道:“春梅姐,这法子可能有点儿残忍啊,不过却能在保证大黄的狗货不被割掉的同时,还能够让它的狗货从枝的水井里安然而退。”
寡妇春梅听陆云这法子有些残忍,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大黄就好像是她的命根子一样,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它受到伤害,然而若是去找别人帮忙的话,肯定会在看到大黄骑着枝的那一刹那,毫不犹豫的拿刀把大黄的狗货给切了去。
权衡了一下,寡妇春梅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吧,一切都按你的法子来,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准备,早点儿弄出来,枝也少遭点儿罪。”
陆云也不在啰嗦,当即道:“我需要一块儿纸壳子,一块毛巾,一个打火机,一个能把狗头套住不让大黄咬我的布袋,再有就一根绳子了。”
“云,别的东西都好,但是这打火机……你要打火机做什么?”寡妇春梅诧异的望着陆云道,想到陆云之前的他的法子有些残忍,该不会是要用打火机把大黄的狗货给烧了吧……
想到这儿,寡妇春梅顿时向陆云投去可怜巴巴的目光,哀求道:“能不能再想点儿别的法子,这……用打火机,还不如直接把大黄的狗货切掉来的痛快。”
陆云嘿嘿一笑,显然寡妇春梅已经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只是那狗东西居然敢咬自己,那必然就应该让它付出点儿代价。
“春梅姐,没有打火机的话,火柴也好,其实火柴用起来更方便。”陆云直接把寡妇春梅哀求的目光和言语无视掉,想把狗货拿出来,自然要听我的。
寡妇春梅一看陆云态度坚决,而自己也着实有些担心时间长了枝会承受不住,出现什么意外,咬了咬牙道:“好吧,我这就去准备。”
陆云笑了笑,道:“春梅姐,你慢慢准备着,我去西屋看看大黄别发疯在枝身上乱动。”
寡妇春梅恍然,急忙点头:“你过去看着也好,记得别离大黄太近,心被咬到。”
陆云洒然一笑,出了正屋,直接奔着西屋而去,进了西屋,看到大黄依旧在骑在枝光洁的身子上,陆云顿时摇头叹息道:“这大黄可真是幸福的很啊,居然能够享受到这村里不少女人的水井,嘿,今个给你点苦头尝尝也不算过分了。”
找了个凳子坐下,陆云一边看着枝胸前那俩大炸弹,一边看着大黄时不时的动两下,暗自琢磨着待会儿该怎么下手才好!
大黄似乎也感到了陆云来到了屋里,不安的呜呜叫了两声,狗脑袋便耷拉在了枝的后背上,长长的舌头在枝光滑细腻的后背上留下一道道的水印。
时间不长,寡妇春梅便把陆云所需要的东西全部准备妥当,来到屋里一脸担心的看着陆云道:“云,东西一惊准备好了,可是能不能尽量不伤害大黄?”
陆云微微一笑道:“可以啊,我还有另外一个法子。”
寡妇春梅闻言,脸上一喜道:“云,那你快,到底是什么法子,只要不伤害到大黄,咋弄都行。”
“真的咋弄都行?”陆云坏坏一笑,看着寡妇春梅道。
寡妇春梅似乎和大黄的感情很深,当下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你吧,是不是还需要准备些东西?”
陆云盯着寡妇春梅,摇了摇头,道:“春梅姐,这法子比现在这个还要可恶,但是唯一的好处就是不会伤害到大黄,你可要相好了,先别急着答应。“
寡妇春梅一阵郁闷,陆云这明明就是在卖关子嘛。都没是什么法子,不过既然能够不伤害大黄,就算是在可恶的法子,寡妇春梅也认了,再次点了点头道:“我不后悔,你吧。“
“法子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找个女人来或者春梅姐自己亲自上阵,去诱惑大黄,或许能达到出乎意料的效果。”鲁豫简单明了的把自己的主意了出来。
“啊?”寡妇春梅顿时惊的张大了嘴巴,还要找个女人来,就单单一个枝就要命了,在找个女人来的话,万一再卡住怎么办?
陆云嘿嘿一笑道:“我就知道春梅姐不会同意,所以咱们还是按照我之前的法子来吧。”着,陆云就去拿寡妇春梅手上准备好的东西。
寡妇春梅怔怔的看着陆云,忽然开口道:“好,我亲自上去,看看能不能让大黄把狗货从枝的水井里拿出来。”
着,寡妇春梅避开陆云伸过来的手,把东西放在一边后,迅速来到炕上,把衣服尽数的除去,而后便学着以前看到别的女人的样子,把两片大白定高高的翘了起来,不时的轻唤着大黄。
陆云只不过是随口而已,没想到寡妇春梅却信以为真,当真的拿自己当诱饵了,陆云回过神来,想阻止的时候,寡妇春梅已经把衣服全都除了去,此时正学着自己当时看到大黄骑着枝的时候的姿势,一声声的诱!惑着大黄。
大黄在枝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放出水来,此时听到寡妇春梅的唤声,静㊣静的耷拉在枝后背上的脑袋,顿时抬了起来,两只狗眼紧紧的盯着寡妇春梅那水汪汪的水井,两只狗眼一眨不眨,狗嘴里更是发出了一阵阵的低沉的呜呜声。
陆云饶有兴致的看着,现在陆云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寡妇春梅大黄从来没有骑过她,那么现在这情形,正好可以证明一下寡妇春梅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大黄一阵阵的低叫,似乎想过去骑在寡妇春梅的身上,但是身子动了几下后,却没了反应,任由寡妇春梅怎么唤,愣是没有了一点儿反应,狗头更是扭向了一边。
靠,这是肿么回事儿!
陆云皱眉沉思。

看网友对 885亲自上阵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