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886火烧狗货

886火烧狗货

寡妇春梅的举动,绝对是陆云没有料到的,这娘们儿难道疯了么,居然真的拿自己当诱饵去诱惑大黄……
然而,更加出乎陆云意料的是,大黄虽然起初有些冲动,但是后来却把狗头扭到了一边,连看都不在看寡妇春梅一眼。
“春梅姐,看来这法子根本行不通。”陆云皱眉唤道,看大黄的架势,根本就不像是因为狗货卡在枝的水井中抽不出来,而放弃骑寡妇春梅的机会。
寡妇春梅连声的唤着大黄,大黄却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似的,只是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声音,两条后腿仿佛站立的时间太长的缘故,此时已经软了下去,整个狗身子全部趴在了枝身上,不用,大黄那狗货也更加深入到了枝的水井内。
陆云有些纳闷,大黄都这熊样了,为啥那狗货就是不见软下去呢,难道非要用自己的法子,方才能让大黄把狗货抽离出来?
正想着,寡妇春梅已经一脸失望的下了炕,慢慢的穿好以后来到陆云身前,红着脸道:“云,看来这法子是行不通了,要不然咱们就试试第一种法子吧。”
陆云凝眉看着寡妇春梅道:“春梅姐,大黄对你怎么会产生不了什么兴趣呢?”
听到陆云的话,寡妇春梅脸上顿时红如火烧,羞道:“我不是跟你过了么,我没有被大黄骑过,在王寡妇家的时候,原本她们也想让大黄把我骑了的,但是大黄却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想骑我的意思,所以现在我这么试一下,也是被逼无奈的,云啊,现在你总该相信我和大黄没有做过那种事情了吧。”
陆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对俺趴在枝身上的大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狗y的还不赖,居然还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只捡村里的娘们儿骑着玩,却没有碰自己的女主人,嘿,这狗……
大黄没有把寡妇春梅骑了,陆云多少有些高兴,毕竟是自己曾经上过的女人,如果是个被够干了的货,陆云这以后再遇见别的女人的时候,心里肯定会产生不少的阴影,幸好寡妇春梅用行动证明了自己,陆云也就放了心。
但是和陆云相反的是,寡妇春梅见大黄并没有骑了自己,脸上居然流露出了一种怅然若失的神色。
陆云打趣道:“春梅姐,大黄没有对你做那个,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啊。”
寡妇春梅回头看了一眼大黄,叹了口气道:“云啊,我不想看到大黄受到伤害,你也看到了,大黄根本就咩有想骑我意思,所以……”
陆云知道她接下来要什么,截口道:“春梅姐,我相信你之前的话,咱们现在先把大黄的狗货从枝的水井里弄出来吧。”
寡妇春梅点了点头,颤抖着声音道:“云,那记得要心点啊。”
陆云呵呵一笑道:“放心吧,你既然把大黄看的这么重要,我也不忍心伤害它不是,放心好了。”
陆云现在已经确定大黄是真的没有把寡妇春梅给骑了,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想咱一世英名若是上了一个被狗骑过的女人,靠之,别是采花英雄了,狗熊都他么的没得当!
寡妇春梅倒是没想那么多,就是怕因为大黄咬陆云那一口,陆云会记恨,在把大黄的狗货弄出来的时候,会对大黄下重手什么的。
“家里没有打火机,用火柴吧。”寡妇春梅把火柴递到陆云手里,依旧有些担心的道。
“嗯,火柴也不错,用起来比打火机还要方便。对了,春梅姐你上炕先用那布袋把大黄的头套住,记得要扎紧,别到时候大黄的狗货弄出来以后,伺机在给我来上一口,那麻烦就大了。”陆云看了看寡妇春梅手里的布袋,万般叮嘱道。
寡妇春梅自然晓得,重重的点了点头,便上了炕,摸了摸大黄的狗毛,自言自语道:“大黄,你忍着点儿吧,一会儿就好了。”着,寡妇春梅便把布袋套在了大黄的狗头上,扎好了布袋口后便转身看向陆云道,“云,现在都准备好了,是不是要开始了?”
陆云把绳子和纸壳子火柴拿在手中也随之上了炕,看了看被布袋套住脑袋的大黄,笑道:“春梅姐,我把这绳子栓在大黄的身上,待会儿我让你拉你就用力拉,以防止大黄吃痛,把狗货死命的往枝的水井里杵。”
寡妇春梅一脸担心的到:“那大黄会不会有事儿啊?”
“春梅姐,现在是人重要还是狗重要?我刚刚不是已经对你过了么,大黄不会有事儿的,现在做的这些全部都是为了枝的安全着想,万一到时候大黄失去控制把枝往死里顶,枝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别是大黄的狗命保不住,恐怕连你自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陆云实在是有些无语,现在枝已经昏死了过去,寡妇春梅却丝毫的不担心,满心里想着的都是她家大黄会不会出事儿,既然是这样,大黄这罪还真受定了。
寡妇春梅被陆云的话的脸上一阵臊红,声道:“当然是枝重要,那……那你看着弄吧。”陆云的话的颇为有道理,寡妇春梅也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完之后便下看炕,任由陆云自有的折腾。
陆云低低笑了一声,把绳子打个结,套在了大黄的两条后腿和狗货的位置,随后把绳子丢给寡妇春梅道:“春梅姐,你现在往拽一点儿,让大黄的狗货出来些,我好继续下边的工作。”
寡妇春梅接住绳子,疑惑的看了一眼陆云之后,便依言向后拽了拽。
“春梅姐,你用点力气,这么点力气,大黄的狗货根本就露不出来。”陆云蹲下身子,却只是看到大黄的狗货抽出了一点儿,随即便又重新的杵进了枝的水井里,y的这不是又在刻意的折磨枝么?
果不其然,就在陆云话音落地的时候,昏迷中的枝似乎感觉到了大黄那狗货的运动,紧蹙着双眉,痛哼了一声,。
寡妇春梅听到陆云的话后,紧接着又听到了枝的痛哼,一咬牙,心:大黄,你可别怪我了啊,我也是迫不得已,不然你那狗货永远从枝的水井里抽不出来。随即双眼一闭,向后迈了一大步,双臂同时用力的向后一拽。
只听大黄呜呜叫了两声,两只后腿乱蹬个不停,陆云生怕大黄的狗爪子把枝的两片雪白的大白定挠烂,急声道:“春梅姐,这样就好了,停下来吧。”
寡妇春梅听着大黄痛苦的呜呜叫声,心疼无比,陆云话音还没落地,便止住了势子,闭着双眼不敢看大黄现在是什么样子。
陆云嘿然一笑,看寡妇春梅的神情,和这大黄的感情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啊!
低头瞄了一眼,见大黄的狗货已经从枝的水井里抽出了一截儿,马上把手中的纸壳子叠成一个方形,两边各自弄了个豁口好让大黄的狗货能顺利的被纸壳子套住,一切准备就绪,陆云不由扭头看了看大黄,y的不知道寡妇春梅那布袋套的结实不结实,若是整不好的话,自己非被来上一口不可。
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陆云也没有后路可走了,定了定神,随后便从火柴盒里抽出了一些火柴,双腿夹着火柴盒,只听刺啦一声,火苗窜起,陆云把燃起的火柴迅速丢入裹住大黄狗货的纸壳子里,随即大叫一声:“春梅姐,快拽!”
嗷呜!
大黄的狗货被火柴的火苗一烧,顿时挣扎着想把狗货杵进枝的水井里灭火,寡妇春梅早就绷紧了神经,被陆云一声断喝惊醒,倏然感觉到缠在手臂上的绳子上陡然传来一股大力,呆的她差点儿一个趔趄,顿时明白了什么,一咬牙,死命的和被烧了狗货的大黄来了个十足的较力。
大黄两只后腿猛瞪着炕面,两只前爪却开始在枝的后背上疯狂的拍打……
陆云一看这情形,顾不上枝的后背会不会受伤了,跳下炕抓住绳子猛然发力……
嗷呜——
大黄又是一阵惨叫,狗身子凌空飞起,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枝也被带着半个身子掉在了炕下,两条腿无力的耷拉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的痛哼。
㊣“大黄。”寡妇春梅一看大黄的狗货顺利从枝的水井中抽了出来,却被陆云的大力惯飞在地面上,急忙跑到挣扎着要站起身的大黄身边。
“春梅姐,先别把它狗头上的布袋拿下来,不然看到是我,非跟我拼了狗命不可。”陆云一看寡妇春梅要把大黄狗头上的布袋拿下来,急忙制止,随后便抱着枝出了屋,“春梅姐,大黄没事儿,只不过是狗货受了点伤,这几天估计是不能在骑女人之外,没别的事情。”完,便抱着枝出了屋,径直向正屋走去。
“大黄。”寡妇春梅一看陆云出里屋,急忙把大黄头上的布袋拿了下来,随后便开始检查大黄那原本红通通现在却有些焦黑的狗货……

看网友对 886火烧狗货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