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夫bet36是不是黑_bet36体育在线的函数_bet36最新官网 > 894不舍

894不舍

砰砰砰!
就在陆云正准备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的一阵砰砰的敲门声,陆云双眉一皱,暗道坏了,肯定是刘凤仪睡醒,没看到自己,来寡妇春梅家寻自己来了。
“云,有人来了,我先出去开门,等会儿再继续做吧。“寡妇春梅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幸好关键时候有人来了,不然陆云真的要现在就和自己做那事儿的话,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陆云一脸的不爽,这他么的刚刚开始玩出点兴致来,就被人硬生生的打断,就好像做那事儿的时候半路刹车一样的难受,陆云心里虽然像开了锅一般的难受,但是没办法,这屋里亮着灯,而且大门是从里边插死的,不去开门的话,寡妇春梅这儿就有些难交代了。
悻悻的放开寡妇春梅,陆云随即也把那只魔爪子抽了出来。
寡妇春梅一看陆云有些不高兴,踮起脚尖在陆云的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先别急好不好,不定是谁呢,不定一会儿就走了呢,我先去开门。“随后又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枝,咯咯笑道,”枝,看来你得把衣服穿起来了,不然待会儿那人要是进来的话,你和陆云就不清了。“完,自顾出了门。
枝自然知道被人看到自己这幅样子和陆云待在屋里的后果,抓过自己的裙子就穿了起来,陆云无奈的看着沾满了寡妇春梅山泉的手指,摇了摇头,听到身后枝费力穿衣服的声音,马上转身去帮忙。
“我……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去洗洗手吧。”陆云**的手指触碰到枝的肌肤上,让枝心里不由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知道不能再继续让陆云帮自己了,否则不定自己就会把持不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陆云低低一笑道:“枝姐,那人不是还没有进来么,你这么着急干嘛,我刚刚看到你水井中好像有井水冒出来了,要不要我找东西给你堵一下?免得待会儿把床上的褥单弄湿了花,就不好交代了。”
枝听到陆云坏坏的话语,顿时便涨红了脸,羞道:“你什么呢,我才没有像你的那样有什么水溜出来。”
“是么?那为啥不让我看看,这么着急的要把裙子穿上,居然连内内都忘记穿了。”陆云随手把枝身边的内内拿在了手中,笑呵呵的冲着枝晃了晃,脸上满是戏谑的笑容。
“啊,你还给我,快点儿,你听脚步声马上就要进屋了,快点儿,被人看到我这样就麻烦了。”枝骇然,自己居然真的忘了把内内穿上了,耳听那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情急之下,劈手便要夺过来。
陆云嘿嘿一笑道:“急什么,又不是不给你,你先把裙子穿上,我闻闻这上边是不是有些什么特殊的味道。”着,陆云把白内凑到了鼻端,陶醉一般的嗅了嗅,一脸的舒泰道,“很好闻的味道,搔搔的味道啊。”
枝被的满脸通红,只是那脚步声眼看就要进屋了,顾不上和陆云争夺,一边奋力丹丹把裙子穿上,一边声对陆云道:“云,你先别闻了,先收起来,等那人走了以后你想怎么闻就怎么闻好不好?”
陆云也听到了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话声,不过看到枝脸上的那一抹醉人的羞红之后,陆云果断的道:“收起来可以,不过这内内可就要成为我的喽。”
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陆云道:“你……你要这个干嘛?”
陆云嘿然一笑道:“我自然有用了,这你就别问了哈,送不送给我呢?”
脚步声差不多已经到了屋门口,枝急忙点了点头,顺带着使出全力把裙子迅速的穿好,随即便假装睡着了一般的躺在了床上。
陆云已经从院子里传来的话音中听出,来人正是刘凤仪,微微一笑,把枝的内内收进裤兜里,转身向屋门口走去。
“陆云,你还真在这儿,过来也不和我一声,害我找了你大半天,晚饭已经做好了,现在就跟我回去吃饭吧。”刘凤仪正边走边和寡妇春梅话,蓦然看到面前站了一个人,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着眼看去却正是陆云,顿时心生不满,这臭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出来了。,肯定和寡妇春梅没做什么好事儿,哼,回去非好好的收拾一下这臭子不可。
陆云悄悄的撇了撇,暗道,和你了之后,你还会让我来春梅姐家?
“凤仪姐,我刚来没多长时间,而且是来帮忙的,今晚上就在春梅姐家吃了,你也一起吧。”陆云笑眯眯的看着刘凤仪道。
寡妇春梅听到陆云的话后,一脸的高兴,拽了拽李凤仪的手臂,笑着道:“凤仪姐,是陆云在外边溜达的时候我看到他以后,让他过来帮点儿忙的,我这正准备收拾饭呢,一起吃点儿吧。”
刘凤仪暗暗哼了一声,帮忙?帮什么忙,看你是水井痒痒了,想让陆云帮你堵两下才是真的,心里虽然不满,但是自己没抓到证据,也不好冲寡妇春梅发火,刘凤仪强笑道:不了,家里已经把饭做好了,而且还有人在等着一起吃饭,云,咱们这就回去吧。“
陆云闻言不由蹙了蹙眉,家里还有人,难道是刘凤仪的男人回来了,若是这样的话,刘凤仪来叫自己回去是什么意思?
“凤仪姐,你看陆云帮了我那么大的忙,这饭都不吃一口就走的话……”寡妇春梅可不想就这么让陆云走掉,这一走怕是今晚上陆云都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了。
刘凤仪显然对寡妇春梅的酒厂有些不满,不冷不热的道:“不了,家里真有人等着,而且是陆云很想见的人,我们必须马上回去,改天在来你家吃饭吧,云,走了。”完,再也不给寡妇春梅丝毫开口的机会,转身便朝着院子外走去。
寡妇春梅一看这下是彻底的没戏了,早知道来的人是刘凤仪的话,自己之前被陆云抱着的时候,就不该那么矜持,即便是守着枝,也该早点儿让陆云把他那大家伙杵进来的可现在……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寡妇春梅眼看刘凤仪已经快出了自家的院子,无奈的看了一眼陆云,叹道,“云,那姐就不留你了,你回去吧。”脸上的失望却是不自禁的流露了出来。
陆云嘻嘻一笑道:“春梅姐,你别失望嘛,不定晚上我就爬墙过来找你了,只是你要把你家的大黄拴好,别我刚翻墙过来,就被咬上一口。”
听陆云这么,寡妇春梅心底的失落,稍微缓解了一些,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今晚上我把大黄锁在西屋里,就等着你过来,不过你要是来不了的话,姐也不会怪你,以后有机会你再来也不迟。"
陆云点头一笑道:“嗯,我不着急,我就是怕春梅姐你等急了,嘿嘿,那我先走了,水味道不错,等晚上我翻墙过来的时候,好好的喝上两口。“
寡妇春梅俏脸一红,低声嗔道:“就知道贫嘴,还不赶快走,一会儿又该催你了。“
话音刚落,已经走到大门口的刘凤仪果然站定了身子,回头冲陆云喊道:“陆云,你还在等什么,赶紧过来啊?“
“来了。“陆云应了一声,右手隐蔽而又迅速的在寡妇春梅那弹性十足的气球上抓了一把,道,“春梅姐,那我走了啊。”
“走吧。”寡妇春梅虽然不舍,但是也知道自己和陆云的关系没有刘凤仪近。没有理由让陆云强留下来,向陆云挥了挥手之后,便转身向屋里走去。
陆云嘿然笑了一声,随即便迈开步子向刘凤仪走了过去,边走边笑嘻嘻的道:“凤仪姐,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不就是吃顿饭嘛,在哪儿吃不是吃……”
……
寡妇春梅进了屋,脸上掩饰不住的失落,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枝道:“起来吧,人已经走了。”
枝慢慢的撑起身子,看着失落的寡妇春梅道:“春梅姐,谁走了,陆云呢?”
寡妇春梅苦笑一声道:“就是陆云走了,被刘凤仪叫走了。”
“什么?被刘凤㊣仪叫走了,陆云不是和你有那层关系的么,怎么会跟着刘凤仪走了?”枝一脸的不解,想不明白这陆云怎么又和刘凤仪扯上关系了/
寡妇春梅叹了口气,慢慢的来到床边,无奈的道:“本来陆云就是来帮刘风衣的,只不过我们上次见过一面,而且也发生了那种关系今个才会来我这儿的,开始的时候怕你起误会,就撒谎是我亲戚,实际上陆云和刘凤仪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的,超过我很多。”
枝暗暗咂舌,照这么来的话,陆云那半大孩子岂不是已经上过很多的女人了?想到方才陆云那熟练的折磨寡妇春梅的情景,枝在这一刻从心里相信了陆云那根大家伙的厉害~

看网友对 894不舍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